社会主义不等于GDP主义

2010年03月19日 08:42   来源:南方日报   安立志

  社会主义历来是公正与平等的同义语。普遍贫穷固然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不公当然也不是社会主义。

  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同志在总结建国以来的教训时明确指出:“社会主义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是什么,过去我们并没有完全搞清楚。”那么,什么是社会主义,今天搞清了吗?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有了长足的发展,但由于在指导方针和发展途径上的扭曲,一些官员片面地把GDP主义当成了社会主义,一个曾经染有政治洁癖、崇尚平均主义、“狠斗私字一闪念”的国家,一夜之间,竟然出现了拜金主义盛行、劳资失衡、贫富两极分化等怪象。

  2005年9月8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华举行《2005年人类发展报告》发布会。报告指出:“有令人担忧的迹象表明,中国的社会发展正开始落后于经济增长。”尤其表现于住房、教育和医疗三个方面。

  地价狂飙,房价高企,不仅使得广大民众怨声载道,而且已经成为今年“两会”的焦点议题。住房问题是如何形成的呢?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日前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指出,GDP主义是房价上涨的深层次推手。真可谓“旁观者清”。对于政府而言,住房首先是社会政策,其次才是经济政策。唐代诗人杜甫曾表达过“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欢颜”的美好愿望,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了“居者有其屋”的明确要求。然而,长期以来,一些领导干部对普通民众的住房需求视而不见,扭曲了住房建设遮风避雨、安居乐业的基本社会功能,一些地方政商合流,权钱一体,以经营城市为名,大力追求土地财政,地方政府获得GDP政绩,房产商获得超额利润,甚至对人民的合法居所与合法财产,实施野蛮拆迁。古人云:“有恒产者有恒心。”当民众的恒产遭到暴力侵害,当民众失去取得恒产的能力,这无疑破坏了社会之基,动摇了社会之本。

  教育本来是基本的社会问题,但教育的社会功能也被自动放弃或被强制扭曲了,而代之以追求教育GDP,前几年的大学扩招、高校合并、兴建大学城,就是试图通过教育“拉动内需”的典型表现。公共财政投入严重不足,教育资源畸形配置,教育的地域、城乡、校际差别世所罕见,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教育不公。“捐资生”、“择校费”、“重点学校”、“示范高中”等名目,已经成为教育创收的基本手段。“有教无类”的教育理念,“以人为本”的价值核心,统统弃如敝屣,这不仅将大量普通百姓的子女从起跑线上就置于不公平的地位,同时也为“官二代”、“富二代”的传宗接代创造了机遇。由于意识形态的惯性,由于逐利动机的冲动,在我国教育界出现的行政化、商业化,以及追逐分数与划一的工具化,日益戕害着教育的本质与灵魂。

  公共医疗关系到国民生命健康,显然也属于社会事业。在当今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把公共卫生当作商品投入市场,并把饱受疾病折磨的病人作为获取暴利的对象。一方面,我国的公共医疗资源投入严重不足。2007年我国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只有4.52%,比世界最低标准还低0.48个百分点。另一方面,公共医疗卫生资源的配置明显失衡与不公。我国有限的公共卫生资源,80%集中于城市,而其中的2/3又集中于大医院。投入的不足,配置的失衡,放任和纵容医疗体系的市场化倾向,扭曲公共医疗的公益性本质,加上一些医务人员背离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职业道德,医德败坏司空见惯。

  社会主义历来是公正与平等的同义语。普遍贫穷固然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不公当然也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不等于GDP主义,经济建设也不能一俊遮百丑。

  作者系山东杂文家

(责任编辑:胡可璐)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商务进行时
    观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