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收费站差钱更差决心

2012年05月04日 09:48   来源:千龙网   叶祝颐
    数据显示,全国收费公路债务总余额为2.32万亿元,总体资产负债率为64%。交通部一位多年从事收费公路研究的负责人称,国家也想取消全部收费站,如果不收费,就要由财政来出资归还。我们曾多次与财政部门沟通,但财政拿不出2万多亿元。(5月3日《羊城晚报》)

    国家想取消收费公路,财政又拿不出钱来,所以只能继续收费。乍看起来,这话充满体恤民生的意味,但是交通部门一味哭穷,收费站该干嘛干嘛,此番说法显得有些矫情。相关部门口口声声说公路具有公益属性,却吝于增加交通投资,还原公路产品的公益属性,让人失望。

    不可否认,用“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办法修建公路,打破了单一的政府投资体制,筹措了大批公路建设资金,大大改善了中国的公路交通状况。还有官员声称“没有收费就没有今天的交通成就”。13亿多人口的大国,要用钱的地方很多,财政一下子拿出2万多亿元,确实困难不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收费公路“此题无解”,还要千秋万代收下去。公共财政至少要对公路投入体现责任担当,监管好现有公路收费站,保证公路收费真正用于归还贷款本息,而不是把收费站变成养闲机构与腐败温床。更不能听任某些地方擅自增设收费站、提高收费标准,延长收费年限,还完贷款本息继续攫取暴利。

    笔者这样说并非空穴来风。建好一条公路倒下一批干部,交通厅长“前腐后继”的交通领域腐败乱象有目共睹。至于公路建成以后,非法攫取暴利的收费站更是不在少数。

    去年6月,交通部等五部委出台规定,要求清理整顿超期收费、通行费标准过高以及不合理的公路收费等问题。如今清理公路乱收费的期限将至,一些地方不仅不清理公路大桥乱收费,降低民众负担,反而延长收费年限,甚至还完贷款继续收费。导致公路桥梁收费居高不下,民众怨声载道。

    进一步说,中国的公路问题不仅是乱收费的问题,公路属性界定不清更是现实问题。有报道说,中国收费路段和车辆通行费远高于世界其他国家。我国高速公路的95%、一级公路的65%都是收费公路。而在美国,总里程为9万多公里的高速公路中,只有8.8%为收费路段。据世界银行公布的研究报告披露,中国车辆通行费占人均G D P比例超过2%,居世界首位。实行燃油税政策以后,也只是撤销二级公路收费站,交通部门根本不愿意继续减少收费公路,削减收费利益,有的二级收费站还在照常收费。

    虽然不少地方政府把公路这种公共基础设施转变成了经营性项目,但是公路作为公共资源的性质没有改变。且不说交通部门自己制定、审批公路收费标准与收费还贷的年限,是“裁判员、运动员一肩挑”,缺乏透明度与公信度。公路投资成本、维护成本,收费收入与合理回报到底是多少,收费站到底该拿出多少钱还贷,多少钱养人,多少钱维护,公众并没有知情权与话语权。

    《人民日报》曾连续曝光了各行业乱收费情况,这些乱收费涉及银行、医疗、物业、收费站、火葬场等与百姓衣食住行、生老病死有关的领域。报道认为,各种乱收费、高收费,正蚕食着改革发展的成果,成为压在百姓身上的大山。公路收费凶猛,部分收费站沦为养闲机构,收费公路过多、过滥,物流成本居高不下,何尝不是在蚕食改革发展成果呢?

    在我看来,相关部委不仅要提高清理公路乱收费政策的执行力,而且要修改“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公路建设模式,不能听任公路收费政策长生不老,继续推高社会成本。虽说受国家财力所限,目前全面取消收费公路有困难,但是我认为,取消收费站、还原公路公益属性差钱更差决心。相关部门回应亿万民众呼吁,压缩过高的“三公”消费与行政经费,规范收费公路管理,增加交通投入,回购部分收费公路,减少收费公路站点,缩短收费时间,降低收费标准,把收费站节假日与严重拥堵时免费放行制度化、法律化,分期分批取消收费站,应该可以做到。

(责任编辑:白羽)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商务进行时
    观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