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裤子的教授是人体,不是艺术

2010年07月19日 09:30   来源:大江网   季建民

  由于预约的模特没有到场,南京中山文理学院院长杨林川裸体上课为学生充当模特。面对网友质疑,杨林川接受媒体采访时声明现场并无女学生,不知发帖的女学生何来,并表示自己对此事绝不后悔,也绝非炒作(见7月18日《扬子晚报》)。

  南京中山文理学院院长杨林川,为学生充当模特引来众多人的非议。对此杨林川表示,下次有这种情况我还会上,我会尽量给自己找条裤子。由聘请来的人充当人体模特,被学生画出的画像叫做艺术作品。而要是由大学的教书充当人体模特,则被许多人视为是另类。看来在绘画艺术的领域内,人体艺术的标准也是用人的身份来衡量的。

  如果这样的偏见普遍存在于社会,公众也比较好理解。因为许多公众毕竟没有从事过人体艺术的研究,对于人体艺术的理解带有某些庸俗的社会思维。而记者对10位美术专业的学子做了调查。其中,只有2人表示可以理解,而其他人都觉得不可接受。有的人认为:“(聘请的)这些模特可能一辈子只见一面,所以还可以接受。”而有的人则认为:作为一个老师,应该引导一个学生怎么去欣赏他,而不能太“暴露”。

  聘请的人体模特被画过一次后,永世不再相见,就可以避免许多尴尬。在从事人体绘画的艺术工作者的眼里,人体模特依然是一个“龌龊”的职业。某些从事人体绘画的人不是从艺术的角度看待人体模特,而是从内心里的赤裸裸肉欲的角度看待人体模特。聘请的人体模特不仅满足了某些人的绘画要求,同时也满足了某些人内心的意淫欲望。所以绘画者与这样的人还是不再相见的好,以免勾起某些人回忆起当初绘画时意淫意识的心理尴尬。

  老师可以引导一个学生怎么去欣赏他,而不能太“暴露”。人体艺术只能意会,不可“言传身教”。如此说来干脆取消人体绘画课好了,这样岂不更加“干净彻底”。其实某些人未必有取消人体绘画的意图,只不过认为当人体模特也要区分人的身份。人体模特的身份是“低贱的”,而教授的身份是高贵的,教授怎能从事“低贱的”职业呢?普通人当人体模特是正当行为,而教授当人体模特则是“出位”。

  教授当人体模特之争的看点在于,公众对于人体模特的理解还有待于提高。而从事高雅人体艺术研究的某些人的思维,同样也未必艺术思维纯洁,同样也未必怀着一尘不染的圣洁之心,从事着高雅的人体艺术研究。公众不理解人体艺术,无损于人体艺术的发展。而某些从事人体艺术研究的人,同样怀着龌龊的心态来研究人体艺术,也许会为人体艺术的发展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穿裤子的教授只是人体,而不是艺术。

(责任编辑:李志强)

我要评论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商务进行时
    观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