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应补上敬畏生命的一堂课

2013年05月06日 06:56   来源:光明日报   储朝晖

  没有对生命的敬畏,就谈不上任何教育。教育部门要行动起来,从思想理念、管理体制、教育教学等各方面入手,完善当下的教育,补上敬畏生命的一堂课。

  日前,河北省平山县两所幼儿园因争抢生源发生矛盾,一家幼儿园园长用注射器将毒鼠强注射到酸奶中,派人将其和拼音本等物装在一起,放到了另一所幼儿园孩子的上学路上,导致两女童误食死亡。与前不久的复旦大学投毒杀害室友案、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金城学院因口角捅死室友案等校园命案一样,教育领域接连发生类似事件,不能不让人震惊和痛心!

  导致这些案件发生的具体原因或许是多样的,但深层根源几乎相同,就是一些人对生命缺乏敬畏感。这一判断并非臆断,笔者就曾亲历过两次尴尬的场景。一次是天津某商场大火后的第七天,笔者被邀请到天津给一些公立幼儿园园长作讲座,开讲前笔者提议:敬重生命是做好幼儿教育工作的前提,今天正好是天津蓟县一商场火灾中那些同胞遇难的头七,让我们一起默哀一分钟。然而,应者寥寥。另一次则是在芦山地震后的次日,笔者在深圳参加一个有近二百名中小学校长的集会,现场还有一些中小学生,活动开始前主持人建议为地震中遇难的同胞默哀,然而,应者依然寥寥。

  这两个令人心碎的场景,或多或少是近来发生的一些校园惨案原因的注解,它表明当下即便是在教育行业内部,对生命失去敬畏的现象决不是孤立的。教育领域里对生命的敬畏感的缺失,正越来越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

  再深一步追问,这些园长或校长们为何如此?有人或归因于他们的人文素养不高,有人或归因于整个社会功利思想的影响。然而,教育领域本身的问题亦难辞其咎:现有校长、园长的产生和履行责任过程中只存在向上负责的机制,没有对学生生命和终身成长发展承担责任的有效问责机制。唯有等到发生命案,才移交司法部门处理,中间存在一个长长的责权虚空空间。所以许多学校长期实行的是考试分数高于生命的教育,从这样的学校走出来的学生,自然难以得到尊重生命、敬畏生命的教育。

  早在80多年前,陶行知就明言:中国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翻身?要等到人命贵于财富,人命贵于机器,人命贵于安乐,人命贵于名誉,人命贵于权位,人命贵于一切,只有等到那时,中国才站得起来。

  没有对生命的敬畏,就谈不上任何教育。当下与教育相关的部门,再也不能仅仅是看着学生们“感谢舍友不杀之恩”而无动于衷,而是要行动起来,从建立敬重生命的底线开始,从思想理念、管理体制、教育教学等各方面入手,完善当下的教育,补上敬畏生命的一堂课。

(责任编辑:年巍)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