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对高端养老要求更多 让凯撒的归凯撒

2018年01月23日 14:12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新闻背景:

  随着老龄化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养老项目,包括万科、光大、远洋、北控、保利等在内纷纷布局高端养老机构。但记者调查发现,高端养老项目价格动辄每月过万元甚至数万元,高档化趋势明显,这让许多对养老项目有需求的普通市民望而却步。(1月22日《北京青年报》)

  高端养老应交由市场选择

  近年来,“高端养老”频频走入公众视野。的确,每月过万元甚至几万元的养老花费,即便是在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也是普通工薪阶层很难承受的。正因为这样,这些高端养老项目刚刚面世,就面临着不小的批评之声。但从市场化角度来看,这些养老机构都是民营机构,投资者按照其成本和定位制定价格无可厚非,这正是尊重市场定价规则的体现。但高端养老项目遭受的批评,还是传递了一种焦虑:高质高价的高端养老机构消费不起,物美价廉的公办养老机构往往又需长期轮候,这是大多数普通家庭老年人面临的难题。

  但是,若因此将鞭子打在高端养老项目身上,还是搞错了对象。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看,一个产业要兴旺发达,需要足够的利润空间来吸引更多社会资本进入,在竞争中做大蛋糕,也就自然可以照顾到普通家庭的需要。简而言之,若不允许高端养老项目定高价,连这些项目都“无利可图”,只会进一步制约社会资本投资养老产业的信心;反之,一部分投资者在养老市场获得了利润,这样的“赚钱效应”才能激励更多投资者进入。而从高端项目中赚到了钱的投资者,才可能用其利润反哺大众化养老机构,照顾到普通市民的需求,进而形成一个良性的市场循环。【详细

  对于养老机构高档化趋势,应当交由市场选择,政策不宜过度干预。因为如果老人对高档养老机构的需求非常小,高档养老机构床位空着没老人住,失去了市场,必然会倒逼高档养老机构降价接纳更多的老人入住。事实上在人口老龄化时代,满足绝大多数老人的养老需求,这已经属于基本的公共服务。这决定了收费偏低的中低档养老机构,不能指望追逐经济利益最大化的社会资本投资建设,而是需要公共财政资金来投资。【详细

  养老项目高档化存在隐患

  高档养老项目一般地理位置优越、设施服务较好,无疑能给入住老人带来更好的养老体验。不过,由于高档养老项目服务价格高昂,只有极少数老人才能够承受,绝大部分老人只能望而却步。在这种情况下,养老项目高档化或者高档养老项目越来越多,也有不少隐患。首先,养老项目高档化有可能拉升养老市场总体服务价格;其次,有可能出现养老床位结构性过剩而造成浪费;再次,可能会将养老项目从微利变至暴利;最后,还可能会将普通养老项目和普通老人“边缘化”。【详细

  当下独生子女这一代,家里对应着4位老人,随着他们年岁渐老,人们已经逐步意识到养老问题的严峻,有时甚至感到焦虑。但现在养老市场价格居高不下,会令老人生出老无所养的恐慌、年轻人产生望而生畏的焦虑,严重影响家庭和睦与社会安宁。资本追逐利润固然没有错,但开办养老机构属于民生工程,需要尊崇必要的养老责任与宏观调控,若养老院片面逐利,忽视社会责任,公共服务角色错位,加之管控乏力,“高价”扎堆,“平价”难寻,势必埋下社会隐患。【详细

  因此,政府在加强对养老机构服务质量、标准的监管基础上,要加大公益性、普惠性的养老机构建设,为中低收入家庭老人入住养老机构承担起兜底功能。一方面,政府财政资金要加大公办养老机构的投资建设力度。另一方面,养老服务行业的税收、土地等优惠政策,应当倾向于社会资本投资的具有普惠性的中低档养老机构,社会资本投资的高档养老机构,应当按照营利性模式运营,不宜享有优惠政策。【详细

  推动养老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养老不仅是一个家庭大事,也是国家大事。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安,更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养老项目高端化,虽能迎合一部分人群需求,但也不能任其盲目扩张。同样,面对着老龄社会到来,更多的资本应关注于普惠型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让老人享受到惠利,让家庭不至于背上沉重负担,这才是最优模式。【详细

  当下我国老龄化程度逐渐加深,老有所养问题备受重视。解决养老问题,需要用全局性的视角来系统地分析问题、给出对策。实际上,以养老院为代表的机构养老,在我国整个养老体系设计中只能发挥市场补充、丰富选择的作用,远不能作为解决基础和普惠需求的选择。国家民政部公布的《民政事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中明确提出,未来的养老服务业,将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换句话说,未来老年人将主要在家庭和社区养老。这一理念上的重要转变,并没有把政府的兜底责任稀释掉,而是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方式,为老年人提供更高质量、也更可持续的养老服务。

  实际上,如果有好的居家和社区养老条件,大多数老年人是不愿意到养老院去养老的。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生活、与社区和朋友维持亲密关系,是更人性化的养老模式。财政资源是有限的,更需要花在刀刃上。明确了这一方向之后,政府部门首先要为贫困老人、失能失智老人等重点帮扶对象做好托底保障,其次就是要创新形式丰富中等收入群体老人的养老选择。近年来,居家养老不断完善,社区养老出现了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托老所、互助养老等卓有成效的新模式,这正是实实在在的转型和进步。完善养老服务,不能没有高端,也不能只有高端。政府部门做好兜底保障,履行好监管职责,在养老院定价等操作问题上大可让市场来决定。只要持续推动养老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便能一步步加速抵达老有所养的目标。【详细

  微言大义:

  @上海张程:如果全部照搬西方商业化运作,最终受伤害的还是普通老百姓。

  @木河桥北:现在是老人和小孩的钱最好赚。

  @颜巍:还是因为供求关系严重不平衡。

  @57楚江:哪儿都没家里好!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编后语:

  普惠养老不是平均主义。高端养老的出现是由市场决定的,它能够很好地满足特定人群的养老需求,分流部分养老人口,这就足够了,我们不应对它要求更多。“让凯撒的归凯撒,让上帝的归上帝。”推进养老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大资金投入和政策扶持力度,不断完善“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养老体系,让老有所养、老有所依的阳光照进每一个家庭,政府有关主管部门当有所作为

  回顾:往期“经”点热评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