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3日:“葛宇路”见光死 多少“无名路”隐于市?

2017年07月13日 14:18   来源:中国经济网   

  新闻背景:

  近日,一则题为《如何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路》的文章在网络上引发热传。文章称,一位名叫葛宇路的央美学生2013年在北京双井苹果社区附近找到了一条没有名字的道路,于是贴上了自制的“葛宇路”路牌。随后,这个路名被多家地图导航收录。北京市规划委12日回应称,经核实,所谓“葛宇路”,实则是由市规划委朝阳分局于2005年3月命名的“百子湾南一路”。据悉,城管部门13日下午将对该路段上“葛宇路”路牌进行拆除。

  “葛宇路”,仅仅是引人一笑吗?

  据葛宇路解释,最初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一条道路,“只是源于对名字和个人的关系,以及私人符号出现在公共场合的某种趣味性思考后的艺术设计。”一句话,是在搞创作,闹着玩的,没想到而今这艺术设计却成了现实生活的一部分,并且在网络中走红。【详细

  如部分人质疑的那样,公职部门表示,此举并不合规。真死抠规制,“葛宇路”似乎样样违反,格格不入。但是,这个艺术行为,却得到不少民意认可。民情为何会和规制相左?或许,都是些“公权无暇顾及的”现实痛点,让民众在一个“准装置艺术”里寻到共鸣。“葛宇路”虽不如“如是庵、惜字宫、昭忠祠”等古朴清雅的街名,但至少管用好使,也比迟到十余年的公共介入更便民高效。【详细

  “葛宇路”弄假成真应当说是乘虚而入的结果。“葛宇路”路牌几年间就那么立在路上,李鬼在那儿却总不见李逵,又如何能不让人们信以为真呢,更何况谁会在意它的真假?公共管理者不为,葛宇恰恰补了位,只不过手段与方式让人啼笑皆非。【详细

  “葛宇路”弄假成真拷问公共管理

  “葛宇路”被收入地图软件,虽是一起偶然的意外,却折射出城市道路命名滞后,跟不上居民生活需要的常见问题。“葛宇路”在被搞怪之前,已存在十年,没名没姓,却无人过问,本身就不正常。

  道路命名的最大功能就在于标注方位,不但事关群众生活和交往,而且对邮政通信、户籍、房产管理等都具有重要作用。在城市化的热潮中,各地城市建设日新月异,普遍存在路名跟不上市政的情况,有路无名等问题较为突出。这种新闻比比皆是,路名的缺失,对公众生活造成的负面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详细

  对于路名的命名与管理,每个城市都有相关的职能部门,从事必要的管理,这是职责所在。互联网时代,社会对公共管理工作的要求只会越来越精细,这是时代使然。葛宇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艺术创作”背后暴露了相关部门工作的短板,大数据之下,一切都无可遁形。【详细

  城市岂能存在“无名路”?

  现在不少人有这种想法,不如“将错就错”吧。可在事实上,这只是一厢情愿,并无可能性。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工作人员称,市民不可以私自命名道路。而且真要是“先来先得”,想想中国人“刻字留名”的热情,这块“葛宇路”的路牌,估计今天晚上就会被人下掉,甚至有可能一天换几块路牌。真要是这样,也就全乱套了。【详细

  “葛宇路”的存在注定是昙花一现,这个小插曲倒是提醒官方的道路命名机构,要及时负起应有的责任,别让居民生活陷于“无名路”的迷途中。如此又岂会造成“有路无名”的困境,又岂会给“葛宇路”以机会?【详细

  微言大义:

  @田宏业:北京老街坊说,这个葛宇啊,以前是清宫里的一个太监,因为救雍正有功,被御赐了一座宅子,就在路东头儿。后来解放了,宅子被拆了,这路就叫葛宇路了。

  @巴布YANGXI:既然大家都熟悉了,拆了干嘛?中国孩子的创意和脑洞就是这样被条条框框扼杀的。

  @猪肉焯好吃:突然希望就让这条路叫“葛宇路”。

  @曾子言:说来好玩儿,我家门前的路一直没有路名,各种导航和地图上都搜不到,快递地址也不好写。但北边有一条平行的路叫“×江北路”,导航地图都认。我就突发奇想地把收货地址都改成了“×江南路”,引导了几次派件员后,这条路真就慢慢被识别成了“×江南路”……某些部门不作为,只有我等百姓来完成了。

  中国经济网编后语:

  在低调地“服务”民众4年后,“葛宇路”终于是见光死了。“我失去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回来”,或许,在“葛宇路”路牌被拆除后,那个十多年来一直“默默无闻”的“百子湾南一路”官方路名,也会姗姗来迟地回归本位。但是,究竟还有多少让人叫不出名字的“无名路”(无论本来有没有名字),仍然隐藏在偌大的繁华都市当中呢?

  回顾:往期“经”点热评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