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瑜:济南关上百家店 “创卫”靠评选还是靠口碑?

2014年07月06日 06:58   来源:中国经济网   

  核心观点:中国经济网评论员梁瑜认为,这又是一次赤裸裸的造假。不注重提高市民的素质,不加强日常的管理,只用简单粗暴的行政手段干预市民日常生活,应该是城市管理者的失职。 

济南创卫

  7月1日,济南市数百家个体经营的快餐店、海鲜店、烧烤店等餐饮店全部大门紧闭,昔日门前摆满桌椅挤满人的场面没有了,只有空荡荡的街道。(来源:大璐/东方IC)

  没地方买早饭,没地方买菜,没有烧烤,没有夜市,没有小吃,没有了济南的味道。为什么?网上爆料说,71日开始,国家卫生城市暗访组要到济南进行暗访,怕这些小店铺影响市容,影响卫生,影响“创卫”的效果,所以都关门了。(74日央视)

  这又是一次赤裸裸的造假。既是暗访,济南为何能提前得知消息?小店没有营业执照,之前又是如何正常营业的呢?卫生城市还没申请上,先来了一场民生大折腾。没有了生活气息的城市,还能宜居吗?暗访组和市民,谁最有资格评选卫生城市?官员惯性地对上不对下负责,决定了这又是一次权力扰民。

  创建卫生城市始于上世纪90年代,威海是最早的一批,之后,洛阳、西安、渭南等陆续入选,截止201111月,全国爱卫会已经命名155个国家卫生城市。“创卫”的初衷本是增进市民福祉,可是每次评选都能掀起一股“造假”风。为了“创卫”,洛阳的法官走上街头捡烟头,渭南大街小巷的凉皮、米线店都关了,西安一条小吃街上的餐馆全部暂停营业……结果,“创卫”不见得能给市民带来多少福祉,倒是带来了诸多不便,买个西瓜都得跑三里地。再者,所谓的餐馆关闭只是暂时的,检查风一停,还不是照样做买卖?

  这样的形式主义大比拼,为何能持续多年?计划经济时代,国家划定一个标准,让各个城市参与评比,如今,市场经济条件下,这个标准是否还适用?或者说有无必要?它所带来的社会资源浪费,所形成的推崇造假之风已使这个评比仿佛“皇帝的新装”,官员俯首帖耳、忙里忙外不过是为了给升迁增添资本。

  我国城市治理中的弊端也在此集中显现。用一个统一标准框架了所有的城市建设,缺乏因地制宜,放眼望去,千城一面。城管已被网民黑得无处可逃,类似“过街老鼠”,可以“人人喊打”。其实,他们也不过是“替罪羔羊”,充当了城市管理者的“马前卒”。有人拿《清明上河图》开涮,别看小商小贩生意兴隆、热闹非凡,城管一来,全都得藏得干干净净。

  一个宜居的城市必然应充满生活气息,一个城市的干净、文明也不应由一两次评比决定。日本不见得有什么卫生城市评选,但东京以它的干净、文明赢得了游人的竞相称赞。先不管日本人是不是有“洁癖”,他们把垃圾带回家的行为还是让人惊讶的,这也让日本的街道非常整洁。

  不注重提高市民的素质,不加强日常的管理,只用简单粗暴的行政手段干预市民日常生活,应该是城市管理者的失职。暗访组和地方互通消息,让“创卫”看起来很荒诞,也让人怀疑这背后是否有利益关联。一个城市是否卫生、文明,还是交给生活在这里的市民来评判吧,因为他们才最有发言权。(中国经济网评论员 梁瑜)


  中国经济网评论频道正式开放网友投稿,原创经济时评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中国经济网评论频道征稿启事


相关评论:“创卫”变“创伪”,最终忽悠了谁?

     应对暗访济南餐馆关门:该怎样走出“关门创卫”困境?

(责任编辑:周姗姗)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