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力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 “红顶中介”不可留

2017年02月11日 07: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核心观点: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乔瑞庆认为,降成本就要着力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其中最典型也受诟病最多的,莫过于企业因接受各类“红顶中介”提供的中介服务所产生的成本。整治“红顶中介”必须从两个方面发力,即破除垄断和减少中介服务。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清理和规范涉企收费,持续为实体经济减负。会议提出,要坚决取消事业单位不合理收费,坚决杜绝中介机构利用政府影响违规收费,行业协会商会不得强制企业入会或违规收费。(28日新华社)

  企业是产业的基本单位,是经济运行的微观主体。企业强,产业才能兴,经济才能健康运行。振兴实体经济,作为市场微观主体的企业必须得有活力。企业要想有活力,就必须减负担、降成本,这样才能轻装上阵。

  企业的负担重在哪里?成本高在哪里?——制度性交易成本。这是李克强总理对微观企业负担重的基本判断。“最近有声音认为企业税负过高,其实仔细掰开来算细账,主要是企业的非税负担过重。企业成本高在哪儿,还不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太高?”14日,李克强总理在2017年国务院第一次常务会议上如是说。

  降成本就要着力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对于企业而言,制度性交易成本是政府机构不合理、不合法或不规范的行政监管而产生的成本。其中最典型也受诟病最多的,莫过于因接受各类“红顶中介”提供的中介服务而产生的成本。

  这类成本事实上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有形的费用支出,一部分是无形的效率损失。比如一个企业要上项目,必须经过形形色色的评估中介服务。企业一方面要为每项服务支付费用,另一方面还要耗费时间。那么支付的费用就是有形的成本,耗费的时间并由此导致的收益损失就是无形的成本。很多人谈到制度性交易成本时,多是指有形的费用支出,而忽略了无形的效率损失。两项成本加在一起,制度性交易成本往往大于有形的费用支出。而且,如果考虑到“红顶中介”服务价格的垄断性对政府形象的损害,那么制度性交易成本可能更高。

  正因为“红顶中介”所造成的制度性交易成本如此之高,才使得整治“红顶中介”非常必要。“红顶中介”的问题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红顶”所导致的垄断。中介服务机构依托行政机构,坐等生意上门,并且狮子大开口,“一口价”收费。另一方面是“中介”过多过滥。一个项目评估环节要经过环评、水评、能评、安评、震评、交评、灾评、文评、雷评、气评……哪个评估过不了,项目就难开工。

  整治“红顶中介”必须从两个方面发力,即破除垄断和减少中介服务。对中介服务进行规范,关系公共安全、生态环境和产品质量的予以保留,除此之外的各类评估予以取消。对于保留的中介服务项目,要进一步分类。能交由市场的,完全交由市场,让企业自主选择中介服务机构,引导中介服务自主进行服务质量和价格竞争。确实不能交由市场的,由政府机构组织提供服务,探索服务方式,明确收费标准。那些介于官商之间,“带着政府帽子、拿着市场鞭子、收着企业票子”的中介服务机构不能再有生存空间。

  一言以蔽之,“中介”可以有,“红顶”一定不可留!(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 乔瑞庆)



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相关文章:“等死了再办”的事,何以花钱找中介办成了?

     摘掉中介“红顶”,释放改革红利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