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驱动系列谈]郭夏:太空经济应成为宇观创新的龙头

2016年05月23日 10:52   来源:中国经济网   

  核心观点: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郭夏认为,只有大力发展军民融合的商业航天,才能实现航天高科技成果的民用转化。只有通过航天育种、太空旅游、卫星服务、宇宙科幻、宇航教育,让航天成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启明星”,我国的宇观创新才能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

资料图片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纲要指出,“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变革和军事变革加速演进,科学探索从微观到宇观各个尺度上向纵深拓展,以智能、绿色、泛在为特征的群体性技术革命将引发国际产业分工重大调整,颠覆性技术不断涌现,正在重塑世界竞争格局、改变国家力量对比,创新驱动成为许多国家谋求竞争优势的核心战略。”什么是宇观方面的创新?相比微观创新、宏观创新,宇观创新较鲜为人知,需要加强这方面的认识。

  宇观创新主要是指航天开发带来的高科技创新和新经济创新。美国的新经济就是航天高科技应用带来的技术经济革命和全球化创新。阿波罗登月计划极大地促进了美国微电子技术、无线通讯技术、数码照相技术、新材料技术等一系列高科技产业的迅猛发展和广泛应用。微电脑产业、无线通讯产业、网络科技产业迅速成为美国的主流新兴产业,美国的传统产业逐步转移到海外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发展中国家。正是占领了宇观创新的制高点,美国才能够成为当今世界高科技发展领域的“带头大哥”。

  宇观创新是新生经济学着重强调的概念。新生经济学是航天时代的创新经济学。新生经济学是从宇航员的宇观视角考量人类经济发展,把人类的后现代经济和未来经济称之为创变经济和新生经济,即宇观创新经济。在新生经济时代,航天科技发达的国家必将在宇观创新方面领先。我国实施创新驱动战略需要高度重视航天高科技的战略主导地位,通过大力发展太空经济和商业航天为建设创新型国家注入宇观创新活力。

  太空经济应当成为宇观创新和新生经济的龙头。衡量经济创新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研发经费的投入创新比。太空经济的投入创新比更高的原因在于,太空经济的创新价值具有更大的长尾效应和衍生创新效应。只有充分发挥太空经济的创新龙头效应,才能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的进程中获得更大的主动权。

  大力发展商业航天是加速航天高科技成果转化的催化器。国家航天开发大多起源于战略导弹开发和军事航天。航天军事化的保密机制不利于航天高科技成果的民用开发和市场化应用。只有大力发展军民融合的商业航天,才能实现航天高科技成果的民用转化。只有通过航天育种、太空旅游、卫星服务、宇宙科幻、宇航教育,让航天成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启明星”,我国的宇观创新才能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

  作者简介:郭夏,《解码经济——新生经济学导论》作者,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新生经济研究院院长,中国经济网特邀财经评论员、评论理论频道专栏作者。


  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相关文章:
创新发展理念引领“十三五”期间经济形态变革

     别总盯着GDP 新常态下衡量经济增长要用创新指标

(责任编辑:武晓娟)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