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外兼并行业多元化趋势明显

2016年03月28日 07:31   来源:经济参考报   王碧珺

  ●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长前景有所改善,世行预计2016年美国、欧元区、日本和英国经济增速将分别为2.7%、1.7%、1.3%和2.4%。随着投资者的信心恢复以及发达经济体基本面改善,企业有望增加国际投资。

  ●2014年发展中国家FDI流入和流出都创历史新高,其中亚洲发展中国家更是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投资来源地。但发展中国家的后劲稍显不足,经济增速已经明显放缓。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也成为打压发展中国家经济表现的风险因素。

  ●美联储加息使得发展中国家面对的外部金融条件收紧,带来了资本外流和金融市场震荡的挑战。同时,发展中国家的内部结构和瓶颈问题仍然突出,还有部分国家陷入由于地缘政治冲突加剧所带来的经济困境。

  受全球经济低迷、结构性调整和地缘政治风险加剧等因素的影响,近年来国际直接投资整体表现欠佳,2014年更是创近六年来新低,仅为1.23万亿美元。其中,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差异巨大,苦乐不均。亚洲发展中国家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投资来源地,独占全球FDI流出的将近三分之一。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再创新高,与外商来华投资首次接近平衡。在国际直接投资政策变化中,投资自由化政策占比显著提高。许多国家修改或者新设法律法规来吸引新的外商直接投资或者改善现有投资流程。展望未来,发达经济体的复苏进程将促使企业增加国际投资,但发展中国家跨国投资增速将放缓。而全球地缘政治风险上升打压了投资者信心,对国际投资将产生不利影响。

  近年全球外商直接投资苦乐不均

  根据最新数据,2014年全球外商直接投资(FDI)大幅低于预期,创近六年来新低,仅为1.23万亿美元,比上年下降了16%。其中,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差异巨大,苦乐不均。

  1、FDI流入:发展中国家达到历史新高,发达国家大幅下降。

  2014年发展中国家FDI流入比上年增长了2%,达到6810亿美元。在全球FDI低迷的背景下,这一增长主要是亚洲发展中国家驱动的。东亚、东南亚和南亚FDI流入都有所增长,其中印度增长最为强劲。但西亚地区继续受到当地安全形势的不利影响,延续过去五年的下降趋势。由于大宗商品市场低迷,国际投资者减少了对南美采掘业的投资。剔除离岸金融中心,2014年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FDI流入终止了过去四年的增长,比上年大幅下降了14%。

  与发展中国家FDI流入达到历史新高相比,发达国家FDI流入大幅下降了28%。其中,美国下降了40%,欧洲下降了11%。

  2、FDI流出:亚洲发展中经济体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投资来源地。

  2014年,发展中经济体对外直接投资(FDI流出)4680亿美元,比上年大幅增长了23%,达到历史新高。至此,发展中经济体对外直接投资占全球比重已经从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前的13%上升到2014年的35%。

  在发展中经济体中,亚洲比上年大幅增加了29%,达到4320亿美元,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投资来源地,独占全球FDI流出的将近三分之一。除了西亚外,亚洲几乎所有的主要经济体对外直接投资都有显著增长。在东亚,中国香港从第五名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FDI来源地。在东南亚,新加坡是主要FDI来源地。在南亚,印度企业重新发力,对外直接投资翻了五倍。除了亚洲外,其他发展中经济体FDI流出都有所下降。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以及非洲都下降了18%。

  国际直接投资自由化政策占比显著提高

  2014年,投资自由化政策变化占比显著提高。许多国家修改或者新设法律法规来吸引新的外商直接投资或者改善现有投资流程。

  这些投资自由化政策主要有四类。一是改善整体的投资审查和促进机制,例如,阿联酋建立迪拜投资发展局以吸引外资,埃塞俄比亚建立投资审议委员会,玻利维亚引入投资促进法,越南简化注册流程、缩短行政审批时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核准制转向备案制改革等。二是改善了特定行业的投资环境,例如阿尔及利亚重构了采矿业投资监管机构框架,阿根廷改善了烃加工业投资条件。三是加大行业开放,例如埃塞俄比亚向私人投资者开放电力和物流行业,科威特降低外资银行的准入限制,缅甸取消外国投资者在11个行业的投资限制,印度允许外商投资铁路业,提高外资在国防、保险等行业的股份比重限制,印度尼西亚提高外资在医药、电力等行业的股份比重限制,越南允许外资全资经营物流业。四是引入或者加大投资激励,例如哈萨克斯坦引入投资补贴法案,南非为生产部门提供投资激励,沙特阿拉伯修订了所得税法,俄罗斯改善了税收体制等。

  而针对外国投资者的新增限制性政策措施主要涉及三个方面。一是出于对国家安全的整体考虑。例如,意大利赋予政府在与国防和国家安全相关的投资领域拥有特别审查权。二是涉及部分行业,主要是战略性行业。例如,法国对于能源供应、供水、运输网络和服务、电信网络和服务、出于防卫性质的建筑和安装、公共卫生等六个领域的外资活动纳入审查机制。又如,印度尼西亚不再允许外资进入当地石油生产行业,并将电信行业外资持股比重由95%下调至49%。三是涉及土地所有权。例如,斐济不允许将住宅用途土地出售给外国人。

  中国参与国际直接投资呈现两大特征

  2014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再创新高,达到1231.2亿美元,较上年增长了14.2%。自2003年中国商务部联合国家统计局、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权威年度数据以来,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实现连续12年增长,2002-2014年均增速达到37.5%。2014年流量是2002年的45.6倍。同时,2014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达到8826.4亿美元,在全球排名上升3位,位居第8,首次步入全球前十。

  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与外商来华投资首次接近平衡。中国在2014年成为全球最大外商直接投资接受国,而美国下降到第三位。这主要是由于沃达丰(英国最著名的电讯运营商)从威瑞森电讯(美国五大电讯运营商之一)撤资。如果没有这笔交易,美国FDI流入将与上年(1880亿美元)持平。外商来华直接投资增速已经连续低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2014年中国非金融类行业实际使用外资1195.6亿美元,同比仅增长1.7%。全口径看,2014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与外商来华投资仅差53.8亿美元,因此,双向投资首次接近平衡。

  在对外直接投资流量中,股权和收益再投资占比接近达到80%,而债务工具比重下降显著。2014年,在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中,新增股权投资557.3亿美元,占45.3%;当期收益再投资444亿美元,占36.1%;债务工具投资229.9亿美元,仅占18.6%,比上年下降了40.7%。债务工具占比的大幅下降主要是由于境外融资成本低于境内。于是,企业通过境外融资进行的海外投资活动增多,而由境内投资母体直接给境外企业提供的贷款减少。

  兼并收购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重要方式。中国企业在2014年共实施对外兼并收购项目595个,比上年增长了40.3%。实际交易金额达到569亿美元,比上年增长了7.6%。其中最大一笔中国企业海外并购项目是中国五矿集团联合体收购秘鲁拉斯帮巴斯铜矿项目。从资金来源来看,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通过境外融资来满足海外并购需求。2014年,境外融资占比达到42.9%,比上年增长6.8个百分点。

  在行业分布上,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以投资控股为主要目的)仍然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最大行业,在2014年达到368.3亿美元,比上年大幅增长了36.1%,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总流量的29.9%。仅次于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的是批发和零售业(182.9亿美元,14.9%)、采矿业(165.5亿美元,13.4%)以及金融业(159.2亿美元,12.9%)。这四个行业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的71.1%,比上年下降了4.6个百分点。

  相较于对外直接投资,对外兼并收购虽然也是统计的第一目的地,但更多涉及真实交易。对外兼并收购第一大行业是采矿业(31.5%),仅次于采矿业的是制造业(20.9%)、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16.4%)、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6.3%)和农林牧渔业(6.3%)。

  根据投资规模排序,我们总结了2014年中国海外兼并收购前十大交易。这里面最大一笔交易是五矿资源财团(五矿资源占62.5%的股份,国新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占22.5%,中信金属占15%)70.1亿美元收购秘鲁拉斯邦巴斯铜矿。到2015年底,该铜矿项目将成为全球第三大铜矿项目,仅次于智利的艾斯孔迪达项目和秘鲁的绿山项目。联想在海外投资中表现活跃,其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和IBM低端服务器业务两笔交易共52亿美元是2014年中国海外兼并收购第二和第七大交易。这两笔投资将帮助联想开拓北美和拉丁美洲的手机业务,同时巩固西欧的市场。

  与上年相比,2014年中国海外兼并收购前十大交易呈现两大特征。一是投资规模大幅下降。2013年中国海外兼并收购前十大交易总投资额达到457.3亿美元,而2014年只有268.6亿美元,比上年下降了41%。二是资源行业不再是绝对主体,行业多元化趋势明显。2013年,在前十大交易中,资源行业占比达到72.2%。而2014年这一比重只有35%。

  前景展望:

  发达经济体复苏将增加国际投资

  发达经济体的复苏进程将促使企业增加国际投资。世界银行2016年1月6日发布了《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计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2.9%,比该行2015年6月发布的3.3%的预测值下调了0.4个百分点。但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长前景有所改善,世行预计2016年美国、欧元区、日本和英国经济增速将分别为2.7%、1.7%、1.3%和2.4%,而2015年上述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增长估测值为2.5%、1.5%、0.8%和2.4%。随着投资者的信心恢复以及发达经济体基本面改善,企业有望增加国际投资。联合国贸发会议估计FDI流量在2015年达到1.37万亿美元,比上增长11.4%,并在2017年达到1.7万亿美元。

  尽管如此,发展中国家跨国投资增速将放缓。2014年发展中国家FDI流入和流出都创历史新高,其中亚洲发展中国家更是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投资来源地。但发展中国家的后劲稍显不足,经济增速已经明显放缓。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打击了以资源为主要经济支柱的国家。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也成为打压发展中国家经济表现的风险因素。美联储加息使得发展中国家面对的外部金融条件收紧,带来了资本外流和金融市场震荡的挑战。同时,发展中国家的内部结构和瓶颈问题仍然突出,还有部分国家陷入由于地缘政治冲突加剧所带来的经济困境。在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发展中国家跨国投资增速将放缓。发达经济体外商直接投资预计在2015、2016和2017年分别增长23.8%、13.9%和16.7%,而发展中经济体仅分别增长3.3%、3.9%和15.8%。

  全球地缘政治风险上升打压了投资者信心,对国际投资产生了不利影响。在欧洲,苏格兰独立公投虽然失败,但加剧了苏格兰与英国中央政府的裂痕。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在乌克兰、叙利亚以及土耳其等问题上对西方构成了持续、多方面的挑战。在亚洲,巴基斯坦局势动荡。中国与日本、菲律宾、越南等周边国家也因为东海、南海等领土争端问题产生摩擦。在非洲,埃及和委内瑞拉安全形势仍然严峻。而“伊斯兰国”的崛起加剧了中东地区的混乱局势,使得中东的反恐和地缘政治形势更为复杂。而2015年11月13日伊斯兰国对法国巴黎发动的一系列恐怖袭击,表明伊斯兰国还有能力对西方世界的核心地带发动攻击。这些地缘政治因素造成了区域的不稳定性,使国际投资加速撤离。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及政治研究所)

(责任编辑:年巍)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