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元一杯茶水 高铁茶座消费别驶入渔利的轨道

2015年09月01日 08:11   来源:红网   高创

  上周二,南京市民罗先生向扬子晚报投诉,说自己在乘坐G3次列车从北京南站前往南京南站时,在餐车上遭遇“强制消费”——如果坐在餐车里,就必须要买一杯价值88元的茶水。罗先生不想买,但乘务员屡次推销,最后他烦不胜烦便买了一杯。(8月31日《扬子晚报》)

  按理说,餐桌是餐桌,茶座是茶座,两者虽不至于泾渭分明,倒也有着不少异同。那么,将餐桌改为茶座肯定不是心血来潮,必定有着更改的理由和期望,但名称的变化、作用的改变绝不至于引起如此的轩然大波和旅客的针锋相对,想必还是商品与售价差距过大拉长了铁路公司与消费者对立的情绪。问题其实就是一个:推销茶水与销售盒饭是一样的道理,本就是方便旅客的服务行为,在有利可图的区间内,应该有一个与服务匹配并为公众接纳的价格层级,而不是动辙“天价”或是“强制消费”来变相推销甚至要挟旅客。

  一个商品的销售价格一旦脱离并远远高于其本身固有的价值,要么还有其余的附属价值,要么是供求关系发生了变化。那么,拿88元一杯的茶水来谈,纸杯里飘着一小撮茶叶,显然是值不了88元的价格。而其之所以勇敢地定出88元的高价,恰恰是因为这杯茶水处于高铁车厢之中,其还附着不一样的消费环境,与此同时,高铁餐厅餐桌本就是供需不平衡的不稳定状态,座位少、旅客多,即便价格高的有些离奇,这杯朴素的苦茶依旧有人愿意捏着鼻子去品尝。

  铁路餐车消费缺乏明文规定,物价管理触角难以伸进,于是乎,95元的盒饭、88元的茶水统统横空出世。即便铁路部门改革换上公司的外衣,但不能丢弃的是公共服务的内核,剥离了行政体制的经营是更加适应市场化的需求,是加快铁路系统发展的转型升级,而最终的目的却依然如故:为群众提供优质的铁路服务,为经济社会发展保驾护航,回馈社会,奉献人民。因此,在旅客身上无死角地盘剥,想方设法地剜肉渔利,显然有悖铁路精神的发展内涵与本质要求。更为引人担忧的是,一边是在消费者身上创收,一边又是“内部票”福利荫庇铁路内部职工,两相比较,总能闪现“铁老大”的霸道风格与做派。

  那么,再回到那杯小小的茶水,当然会有人为铁路公司辩护,餐厅拥挤、就餐环境紧张,88元的茶水不过是“周瑜打黄盖”的游戏。是的,必须承认,票务紧张的情况下,餐桌往往会沦为站票者的后花园,也不乏在餐桌上洽谈与娱乐者,长时间的占据火车餐厅座位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就餐秩序,但高价茶水不该成为驱逐旅客的方式。而从餐厅“茶座”并未全场配置的事实来看,顺水推舟地把功能改变也恰恰证明了“茶水”之意不在“逐客”,而在“渔利”。

  销售者占据着紧俏的资源,消费者竟毫无还手之力,披着自由买卖外衣,变相要挟推销茶水,与把餐厅座位销售出去又何异?如果非要找出异同的话,“售茶”相较于“售座”而言,频繁地重复销售倒是能渔利不少,莫非这才是藏在纸杯中茶叶下方的不为人道的秘密?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