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罗得斯雕像就能一了百了?

2015年04月10日 09:11   来源:人民日报   江 岸

  历史总是爱开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玩笑。塞西尔·约翰·罗得斯想让世界记住他4000年,但他在南非开普敦大学的雕像上个月被人泼了粪便。在学生们一片“罗得斯必须倒下”的抗议声中,开普敦大学决定,将移除这位鼓吹“白人至上”的殖民主义者的雕像,雕像今后的去处将由南非国家遗产局决定。而这一切,就发生在罗得斯去世113周年期间。

  或许是受这场胜利的鼓舞,位于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的保罗·克鲁格的铜像近日被人浇上了绿漆,也有人呼吁要将其移除,换上新南非建立以来的3位总统——曼德拉、姆贝基和祖马的雕像。此呼吁已得到比勒陀利亚市市长的响应。此外,曼德拉湾市的英布战争纪念雕塑遭到了袭击,南非种族隔离时期的总统博塔在议会大厦的雕像也被要求搬走。

  罗得斯一生只活了不到50岁,但这个狂热的殖民主义者, 17岁从英格兰踏上南非这片神秘土地之后,在短短30多年间做成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事:白手起家创办德比尔斯矿业公司,成为钻石大王;创建英国南非公司;成为英国开普殖民地总理。罗得斯自称夜间看到天上的星星都会难受,因为一心想着要吞并它们。为实现他在非洲建立从开普到开罗的英国殖民地的狂想,罗得斯侵占了现在的津巴布韦和赞比亚,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这两国为南、北罗得西亚。

  克鲁格则是南非布尔人的英雄,他在领导第一次英布战争取得胜利后,为德兰士瓦争得有限独立,并当选总统。他与罗得斯在第二次英布战争中是冤家对头,又死于同年。这对冤家对头现如今一起成了南非人清除殖民统治的符号,这又是一个历史的玩笑。

  其实,新南非早已注意到对殖民文化的清除,例如,以布尔人领袖比勒陀利乌斯命名的比勒陀利亚,已更名为茨瓦内(但国际上仍广泛使用比勒陀利亚); 伊丽莎白港原是以英国女王命名的,已更名为曼德拉湾市,等等。但是像破坏雕像这样由民间发起的、自下而上的运动式清算,还是引起了南非社会的广泛争议。

  首先,有人认为去除殖民文化不应该割断历史。南非殖民统治的历史现实地摆在那里。要清算罗得斯和克鲁格的历史欠账,也不是搬走雕像就可以一了百了的。

  其次,新南非是以建立彩虹国家为理想的,当前过激的行动会使占南非人口1/10的白人后裔感到惶恐,如果任由这样的形势发展下去,新南非建立以来的种族和谐局面可能被打破,南非社会则有被撕裂的危险。

  其三,这场破坏雕像运动背后明显有反对党经济自由斗士的影子。该党宣称,将在南非全国范围内清除种族隔离时期雕塑。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反对党往往有更多的理想主义色彩。有人说经济自由斗士与津巴布韦执政党津民盟在理念上相近,然而,当有人要求津巴布韦当局将位于马托博国家公园的罗得斯墓移走时,津巴布韦政府就明确表示,这会影响当地的旅游,不能干。

  南非执政党非国大东开普省领导人马丁说得好:作为执政党,非国大有责任保护南非的每一种文化。如果说历史上我们哪些地方做错了,这些雕像可以警示我们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我们不应当为了一己私利,破坏这个国家的文化和历史。人们在破坏这些雕像之前应当想一想,怎样更多地着眼当下的建设和奉献。

(责任编辑:武晓娟)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