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过《资本论》的请举手

2014年10月28日 10:43   来源:解放日报   沈开艳

  多年来,我一直给我们社科院经济所政治经济学方向的博士生开设《政治经济学》这门课。今年正好开硕士生课程的老师到美国去了,我把硕士生和博士生两个级别的同学放在一起上课,一共14个人。

  第一堂课,我问学生,你们本科或者硕士在读期间专业是政治经济学的请举手。14个人没有一个人举手。我再问,在大学里面学过《资本论》的请举手。结果还是一个人都没有。听我的学生们讲,现在一些高校里已经没有政治经济学这一门学科了,或者已经作为众多选修课中的一门。这或多或少表明,政治经济学正在从最早的兴旺走向衰落。

  细思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在最近十多年来为何不断遭到冷遇,大概有这样一些原因: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对现实问题的研究大多具有专题性、探索性的特点,理论体系相对比较教条化、程式化,意识形态色彩比较浓重,表述方式未能及时跟上当前的时代变化,等等。而从当前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学发展趋势来看,相较而言,无论是在学科体系与规范、理论基础与应用方面,还是在教科书的编撰与改进上,当代西方经济学确实更完整、更与时俱进、更偏重于应用和对实践的指导。但即便如此,政治经济学就该式微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政治经济学是一门研究社会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等经济活动、经济关系和经济规律的学问。当代中国政治经济学就是研究社会主义中国在经济运行过程中所发生的各种生产要素、市场主体的交易行为与相互关系。它对政府、政治环境对经济主体和市场行为的影响也有深入的探索和实证研究。如今政治经济学所面临的困境不在于其学科本身毫无建树,而在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不能只是被动地接受来自中国改革开放的现实变化,应该形成适合中国国情的、更与时俱进的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能否构建一套真正适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既是对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重大贡献,也是一个极具现实意义的重大课题。我想,这也许正是习总书记特别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的主要原因吧。

  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当代意义而言,我认为最核心的是要解决两大问题:一是微观层面的产权关系问题,包括家庭私有产权、企业财产权以及土地产权。这是生产关系的基础,也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有效结合、交互作用,是最终推动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的前提。二是宏观层面的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问题。资源配置通常是由市场决定的,但是,市场有时会失灵,需要政府有所作为。而政治经济学正是有志于回答: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如何划分?政府的宏观调控如何在尊重市场运行规律、保护市场利益主体的前提下发挥有效作用?这也正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所提出的“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所需要的理论诠释。

  值得引起关注的是,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教科书基本一直是沿用苏联的教材,而这套教材已经难以适用于当下的现实发展了。原来脱胎于马克思《资本论》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囿于时代所限,对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阐述不可能非常深入。随之而来的,便是虽然各高校、各研究单位有自编自撰的政治经济学教材,却鲜见十分权威、为国内高校一致认可的版本。这从表面看来是教材缺失的问题、学科体系建设的问题;从更深层面来看,则是事关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构建的问题。这个问题不仅理应得到更充分的重视,也亟需得到切实的改变。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责任编辑:年巍)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