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气村委会外欠200万 真不希望村民成为“木头人”

2017年12月20日 13:29   来源:红网   朱永杰

  陕西省宝鸡市眉县汤峪镇羊仓堡村村民向媒体反映新建的村委会华而不实。村委会很阔气,但是外欠200万元工程款。村民说,200万不是一笔小数目,现在全村1000多人还有200多贫困人口,村里没有工厂、企业,这笔账何时才能还清?(12月19日澎湃新闻网)

  可谓没有远虑必有近忧。村民似乎比村支书有觉悟。村里啥都没有,建这么气派的办公楼,有啥用?关键是这些钱怎么还?

  答案说有也有,说没有也没有。说有,是因为镇领导说了,新建的大楼属于农村基层阵地工程,剩下的欠款将逐年给施工方还清。新楼起来后,村、镇两级都在想办法、筹划项目,目前正在与外地商人进行洽谈,看看外地商人能不能在村里发展乡村旅游,同时也想在村上发展光伏项目,来带动增收,通过发展项目来偿还债务。说没有是因为,这钱猴年马月才会逐年还清,鬼才知道。

  这个农村基层阵地工程在眉县当地是个啥东东,咱不知道。咱只知道村民的担忧不会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村民心里有本账,明明村里没钱,这账咋还?

  羊毛一定会出在羊身上。村里啥最值钱?当然是土地,卖地来钱,这是傻子都知道的事情。村民为啥着急?就是为这。为了还账,上面可以逼着你卖地,发展旅游、建光伏,或者搞其他项目,反正都需要土地。这些项目到最后会不会成功,那都是后话,先把土地卖了还账再说。欠债还钱,卖地还账,这是天经地义,这个死理村民不认也得认 。

  目前来看,这个羊仓堡村党支部书记杨建录有可能眼里只有“政绩”,没有全村村民利益,拿着大家利益在走钢丝,在冒险。他自己肯定看不到这一点。他会以为,这都是上面的意思?上面是太阳,是明灯,怕什么?上面叫干啥就干啥,自己好好表现就是了。跟着上面走,只有便宜没有亏,“哥哥你大胆地往前走”,咱不怕。

  当然,他也在跟着做美梦。旅游发展起来了,村民不就都富了吗?光伏建起来了,村里不也有收入了吗?靠农业,才是猴年马月都富不起来的旧思想呢。所以,接下来就得拿土地做文章,决不能走靠种地发家致富邪路,哪怕是种上房子,也是好事情,事在人为嘛,啥叫解放思想?这才是。

  生米煮成熟饭。村部大楼盖起来了,外债也垒起来了,今后怎么办?如果不允许卖地,这可真是大问题。估计还要上面的“高人”站出来发话,作指示,给政策,什么“十八亿亩耕地红线”,都先靠边站,卖地还账压倒一切。至于其他,换招不换招,不知道。

  笔者之所以对此话题感兴趣,是因为昨天在老家一个新农村看到的怪相,如骨鲠在喉,不说不快。这是在河南省许昌长葛市佛耳湖镇岗李村看到的。一个是精准扶贫送戏下乡政策宣传,车载舞台搭建在村里的大广场上,演员比观众多,观众都是老头老太,堪称无聊。估计不是村里掏的演出费,但绝不是义演,一定有人掏钱。另一个是村里面貌变化不小,主要街巷都铺了水泥路,看上去干净了不少。但问题是,一眼看去,一棵树毛都没有,光秃秃的,非常傻眼。这是冬天,如果是夏天,村民去哪里乘凉呢?难道就待在屋里避暑?我问了一位老年人,咋就不栽一些树呢?他说,村里不让栽树,谁家有,都得伐掉。只有路边栽点景观苗木,不知道要长多少年才会有绿荫?

  呵呵,这就是我们的农村。在这里,村民成了“木头人”,没有啥话语权。一棵树都不让栽种,还会“留住乡愁”吗?还会看到“袅袅炊烟”吗?真是难以想象,一个没有树木的村庄,会是什么样的怪物?生活在里面的村民,会有多大的幸福感?据说,这个村庄附近的土地都被一个大集团出租了,村民手里已经没有了土地,开始了吃地租的日子。每亩地的租金是一千二三百块钱。人均不足一亩地。撑破了脑袋想,这一千多块钱,怎么花才能过上小康生活?

  身份还是农民,但是已经无地可种。家里的农具也都收起来当做古物吧。据观察,他们家里不再养鸡养狗养猪了。这种身份切换,他们适应吗?我没问没调查,没答案。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