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经济学诺奖评委应向东看

2017年10月10日 08:45   来源:环球时报   周文

  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昨天正式揭晓。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教授理查德?塞勒获奖,理由是其在“行为经济学”领域的贡献。

  为何又是美国人获奖?有人不解,中国这些年经济发展突飞猛进,背后必然有强大的经济学理论支撑,为何中国人却拿不到诺贝尔经济学奖?早在30年前,美国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就说过,谁能解释中国经济,谁就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经济学是致用之学。只有基于伟大实践、能够回应现实问题的经济学研究才是经济学的真谛。回望经济学发展的历程,真正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经济学研究或称经济学革命的无不是因为对划时代重大现实问题的关注和回应。因此,只有能解决现实问题的经济学才是好的经济学。经济学的生命力和影响力在于能够解释经济现象,理论的重要性取决于被解释对象的重要性,理论的高度取决于回应重大现实问题的力度。

  经济学毕竟是社会科学。经济实践的丰富多彩性决定着经济学理论的丰富多彩性。西方经济学的谱系再宏大,也不是经济学的全部。能解决发达国家经济问题的经济学固然值得称道,但是能解决发展中国家经济问题的经济学同样是人类思想宝库中的明珠。地不分南北,理论创新同样可以不问东西。评判经济学的好与不好,主要应该看效果,而不是论出身。从这一点看,诺贝尔经济学奖只是展示了西方经济学的研究成果,地域局限性十分明显。更何况,经济学的科学性和创新性不是因为提出了什么,而是在于它能解决什么。西方经济学在西方经济危机面前屡屡受挫,已经证明其理论具有内在缺陷。

  近些年,世界经济版图持续变化,全球增长动力面临大转型,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评委们却仍然固执地囿于对50年前经济学的理解,而且仅仅只聚焦于西方发达国家,以致诺贝尔经济学奖几十年来成为为西方人专设的奖项,“退化”成为捧红西方学者的工具。这样的导向和理念,使经济学的研究禁锢于“象牙塔”,越来越抽象化、数学化,最多只能“束之高阁”,变成只是学者们把玩的游戏,由此也使经济学的研究与现实经济社会发展的距离越来越大,对于经济问题的解释力越来越弱。

  正是因为如此,近年来,一些学者不断质疑诺贝尔经济学奖是否违背了“为人类做出重要贡献”的授奖要求。世界形势在变,经济学理论创新的评价方式也应该变,可诺贝尔经济学奖却在这一变化中明显落伍了,显得越来越僵化。再这样如此下去,只会拉低诺贝尔奖的格调,其命运结局只能是被世界淡化、遗忘。

  当代中国正经历着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在进行着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这种前无古人的伟大实践,必将给理论创造、学术繁荣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

  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始终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断丰富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不断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新的境界,在世界经济一片低迷时开创出充满生机的中国经济发展道路,给国际社会提供了新的发展典范。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农村贫困人口多达7.7亿,贫困发生率达97.5%。短短30多年过去,7亿多人摆脱贫困。仅仅2013年至2016年,我国农村贫困人口由9899万人减少至4335万人,年均减少1391万人。

  消除贫困,自古以来就是人类梦寐以求的理想。今天,全球范围仍有7亿极端贫困人口,其中一半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1/3在南亚。如何找到一条适合自身、富有成效的减贫道路,许多发展中国家正在艰难探索。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反贫困斗争取得的巨大成就、成功经验,像一盏明灯照亮越来越广袤的大地,让全世界更多发展中国家从中看到了希望和方向。另外,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就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而言,2016年的欧洲和美国都乏善可陈,而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却远超欧美发达国家之和。

  正是因为眼下在中国发生的变化和成就有目共睹,西方学者现在不约而同地提出全球正在经历一场“中国浪潮”。说到底,这背后是中国道路的成功。

  回望世界,时代的变化以及我国发展的广度和深度远远超出了西方经济学理论的分析框架和思维范式,甚至颠覆了西方经济学的理论判断。与西方经济学不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一开始就不是“象牙塔”中的学问,而是一直伴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不断创新发展。因此,解决当代中国经济发展问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立足点和生长点。

  特别是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不但善于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指导全面建成小康阶段的社会主义实践,而且在执政实践中不断开辟当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新境界,不断丰富和发展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内容,从而使中国经济发展呈现出蒸蒸日上的活跃局面。比如,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提出市场与政府的两点论、辩证法;关于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理论;关于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相互协调的理论;关于以共商、共建、共享理念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论;关于以人民为中心,促进社会公平正义、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理论;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理论等等。

  实践表明,这些理论成果是适应当代中国国情和时代特点的政治经济学,充分体现了当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的最新成果,更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与中国伟大实践相结合开创出的崭新的21世纪政治经济学。它不但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指明了最优路径,而且为更多发展中国家提供了现代化发展的新途径。

  建立在中国经济实践基础上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还在构建和完善中,正在不断展示出越来越大的理论魅力和真理力量。我国学者应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既融通中外,又扎根中国大地,脚踏实地把中国的经济研究好,把中国的经济问题解决好,在国际学术舞台上发出更多响亮的中国声音。经济学诺贝尔奖颁不颁给中国的经济学家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对世界有所贡献,特别是为世界经济发展贡献更多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作者是复旦大学教授)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