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应全球化新趋势推动开放转型

2017年03月03日 07:59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编者的话】 近期来,围绕经济全球化有很多讨论,支持者有之,质疑者亦有之。总体而言,经济全球化符合经济规律,符合各方利益。对于我国来说,要发展壮大,必须主动顺应经济全球化潮流,坚持对外开放。需要重视的是,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正孕育兴起,国际分工体系加速演变,全球价值链深度重塑,这些都给经济全球化赋予新的内涵。加快我国发展,就要适应全球化新趋势,积极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不断创造更全面、更深入、更多元的对外开放格局。

  2017年是经济全球化转折年。发达国家贸易保护主义、孤立主义等倾向加剧,“逆全球化”思潮暗流涌动,严重冲击国际经济政治秩序,使经济全球化的不确定性上升。与此同时,我国坚定推进自由贸易进程,坚持在扩大开放中谋求与世界各国共同发展。习近平主席在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鲜明指出,我们要坚定不移发展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在开放中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旗帜鲜明反对保护主义。由此,国际社会对中国成为经济全球化的推动者、引领者抱有高度期待。我国适应全球化新趋势推动开放转型,既是引领经济全球化进程的重大举措,又是推进自身经济转型与结构性改革的务实行动。

  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变局,重在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

  当前,经济全球化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面临的不确定性明显增大,并有可能步入一个与以往“和平与发展”迥异的时代。在这个特定背景下,需要客观判断我国扩大开放面临的机遇与挑战以及战略角色的转变。

  其一,经济全球化新变局下自由贸易的大趋势难以逆转。首先,全球自由贸易正遭遇严峻考验。其次,经济全球化新动力正在孕育形成。比如,全球贸易中服务贸易占比持续提高,服务贸易成为自由贸易的重点和焦点。2015年,服务贸易占全球贸易比重达到23%左右。此外,新技术革命和信息革命大大降低了经济全球化成本。总的看,短期内自由贸易将经历一个重大调整,中长期内自由贸易的大趋势难以改变。

  其二,我国经济转型与结构性改革是应对经济全球化的“王牌”。当前,经济全球化面临着全球需求不足的突出矛盾。我国正在发生的产业结构变革、消费结构变革、城镇化结构变革,蕴藏着巨大的增长潜力;正在推进的经济转型与结构性改革将释放巨大的经济增长潜力,并形成新的经济增长动能。以消费为例,“十三五”时期我国消费规模将不断扩大,消费结构不断升级。预计到2020年,消费需求规模将达到50万亿元左右,城镇居民服务型消费需求占比有可能达到50%。依托巨大的内需市场,未来5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可能保持在25%至30%左右。也就是说,13亿人的消费大市场尤其是服务型消费大市场是促进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是我国引领经济全球化的突出优势。

  其三,适应全球化新趋势促进开放转型,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将使我国赢得国内转型与国际竞争的主动。在经济全球化与国内经济转型历史交汇的大背景下,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形成自由贸易的制度安排,将牵动影响转型改革全局。2020年是经济转型升级的历史“窗口期”,适应产业结构变革、消费结构变革和城镇化结构变革的大趋势,要着力提升开放水平,形成新的竞争优势和发展动能。比如,从以货物贸易为主转向以服务贸易为重点,使2020年服务贸易占我国对外贸易比重有可能达到20%以上,占全球服务贸易的比重有可能达到10%以上;从以工业为主的市场开放转向以服务业市场为主的双向市场开放,在开放转型中释放大国服务贸易的巨大潜力,厚植经济转型与结构性改革的新动力。以自由贸易为主线的开放转型,不仅将对我国经济转型与改革发展带来强大动力,而且将对经济全球化产生重大影响。

  推进“一带一路”与自由贸易战略深度融合

  在经济全球化新变局的大背景下,“一带一路”在推进全球自由贸易进程中将扮演更为重要的战略角色。未来几年,在推进“一带一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与产能合作的同时,需要加快构建多种形式的自贸区网络,加快形成“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制度安排。

  第一,以“一带一路”引领开放、包容、共享、均衡的经济全球化。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是党中央、国务院根据全球形势变化和我国发展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在经济全球化新的背景下,“一带一路”承载着新使命,成为经济全球化的重要主角。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3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对外贸易、外资净流入年均增速分别达到13.9%和6.2%,比全球平均水平高出4.6和3.4个百分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到2020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货物贸易总额将达到19.6万亿美元,占全球货物贸易总额的38.9%。从现实看,“一带一路”沿线部分国家和地区基础设施较为落后,重货物贸易而轻服务贸易,贸易自由化程度比较低。这就需要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通过框架协议、双边投资协定等多种形式,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共建形式多样的双边、多边自贸区,推进全球自由贸易进程。

  第二,加快推进“一带一路”双边、多边自贸区建设。目前,我国已与“一带一路”沿线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合作协议,“一带一路”的“朋友圈”正在不断扩大。未来,我们还要务实推进“一带一路”与自由贸易区网络的融合联动,以点连线、以线带面,重点突破,成熟一个推进一个。

  第三,积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共建跨境经济合作区。比如,在主要港口和口岸建立边境经济合作区;沿“六大经济走廊”建立境外经贸合作区;在主要节点建立一批跨境经济合作区;争取将基本具备条件的跨境经济合作区提升为双边自由贸易区。由此,形成“一带一路”多种形式的经济合作圈,务实推进“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区网络建设。

  加快推进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转型

  在经济全球化新变局下,我国实行自由贸易战略,重点在服务贸易,难点在国内;国内的难点在服务业市场开放;服务业市场开放的难点在理念、在政策体制。2015年,我国服务贸易占比低于全球平均水平8个百分点左右,比发达国家低10个百分点以上。重要原因在于,我国服务业市场开放较为滞后。为此,要加快服务贸易与服务业市场开放的融合,以形成开放转型的重要推动力。

  一是加快服务业市场开放,推进服务贸易发展。服务业市场开放是服务贸易发展的一个重要基础。当前,我国服务业领域行政垄断和市场垄断的特点仍然比较突出,社会资本等进入面临诸多政策体制障碍。当务之急是加快出台服务业市场开放的改革行动方案,稳定、增强社会资本预期。以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深化结构性改革,能够形成转型增长的新动力:可以拓宽社会资本投资空间,有效激发市场活力,扩大服务型消费的有效供给;可以有效对接国际国内市场,拉动外来投资,做强服务业这个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可以促进“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区网络建设,推动双边、多边投资贸易谈判进程。

  二是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加快国内自贸区转型。近年来,国内自贸区以负面清单为重点的改革取得重要进展。然而,目前国内自贸区现存的负面清单仍有122项,其中有80余项针对服务贸易领域。这一情况需要适应经济全球化的新趋势尽快改变。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变局,要把服务贸易开放先行先试作为国内自贸区建设的重要目标。当前,重点是现有的自贸区要适应新形势的需要,在服务贸易发展和服务业市场开放上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建议尽快研究推出相关的行动方案,推进自贸区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转型进程。与此同时,还要大幅缩减负面清单。

  三是支持具备条件的地区实施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从不同区域的特定优势出发,支持具备条件的地区率先实行旅游、健康、医疗、文化、职业教育等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走出一条开放转型的新路子。比如,海南可以探索健康、旅游项下的自由贸易。如果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能尽快在一些地区落地,其影响和带动效应是相当可观的。

  四是推进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加快推进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意义重大。当前,重要的是在管住货物贸易的同时全面放开人文交流,尤其是鼓励并支持粤港澳三地青年积极开展多种形式的沟通、对话、交流。(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迟福林)

(责任编辑:范戴芫)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