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药养鱼,谁该反省?

2016年11月30日 07:34   来源:钱江晚报   刘雪松

  “我们不吃自己养的鱼!”这是天津塘沽一带养殖户明确的态度。据《新京报》报道,这一带的养殖户,从鱼苗投入鱼塘的那一刻起就要往水里撒药,消毒药、抗生素、兽药,五花八门,一年得下七八次药,这样,鱼儿就能始终保持活蹦乱跳。

  养鱼的、卖鱼的,都知道这些水产品不能吃、吃不得。但他们得靠这个不能吃、吃不得的鱼来赚钱。可见水产品市场的生态,已经比实际养殖的生态来得更脏。

  从报道看,点到了几个问题,其中一个是养殖证。这个基本上没有。但是纠结这个养殖证一点意义都没有。大的养殖户有证才可以养殖水产品,那么小面积的水域难道非得有养殖证才能养鱼么?再说了,有证又怎么样?有证的话,没人监管,也无法保证食品安全、健康。

  所以,更重要的就是监管问题。这是每逢食品安全问题必被拿出来骂街一番的“痰盂”。

  然而,监管部门查一次可以,偶尔查可以,天天查,监管部门能不能做到、有没有这个决心?是查养殖的这一头,还是查销售的终端这一头?北京查水产品,监管人员还没到现场,鱼都下架了,这种荒唐的结果能够出现,有意思么?

  所以说,最大的问题并不完全在于生产和销售环节,更应该追溯到提供药物与配方的技术环节和营销环节。许多人并不知道养鱼的时候还能把兽药派上用场。

  毫无疑问,每个看上去昧着良心的养殖户身后,都站着一群有知识、没素养的科技人员或者机构。他们或者打着科技助农的旗帜贩卖“独门秘籍”,或者打着科技下乡的名义推销坑爹的药物产品。于是人们看到,再没文化的农民也能添加瘦肉精了,再没科技含量的农家也会使用三聚氰胺了。从苏丹红、二恶英,到三聚氰胺、兽药养鱼,不健康算什么,来钱就行。

  这么多年来,还有一些该反省的是把这些配方交到农民手上的科技工作者,以及他们的营销机构。遗憾的是,至今很少看到有食品安全的案例,把问罪的重棒打在他们身上。透过今年这个案例,我们可以想像,谁在坑爹,一目了然。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