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寅吃卯粮”背后是政绩冲动作祟

2015年12月24日 07:20   来源:红网   张卫斌

  22日,受国务院委托,财政部副部长张少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关于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工作情况的报告》。张少春表示,当前,一些地方政府仍然违规举债、变相举债,个别地区存在发生局部风险的可能性。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调研也发现,个别地方甚至通过举债来发放养老金。(12月23日《新京报》)

  养老金那是什么钱?那可是老百姓的保命钱。竟然要举债来发放养老金,足见某些地方政府“囊中羞涩”。那么,某些地方政府为什么要“寅吃卯粮”?人大预工委道出了其中的缘由:虽然地方规模债务较大,但现行工作考核评价制度仍过于强调GDP,地方仍较难抑制举债投资的冲动。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各地都在大手笔“造城”,哪怕日后成为“鬼城”。因为这直接关系着地方官员的政绩。不卖地没钱事小,但官员如果没有政绩就意味着平庸,而平庸势必影响升迁。谁都不是傻瓜,权衡利弊,卖地、造城就是某些地方长官的最佳选择。

  为官一任,就要造福一方。官员要做事、想升迁,这都不是什么坏事情。但是,某些官员好大喜功,热衷于大手笔,没钱就卖地,目的在于吸引眼球,把GDP报表做得漂亮,为升迁做铺垫,这种做事做官的出发点,和我们党执政为民的理念相去甚远,也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背道而驰。

  本月22日,广州市人大常委会第46次会议审议广州“史上最大规模地铁建设规划”,根据规划,广州15条(地铁段)投资估算总额约3148亿元,加上运营和在建线路后续工程建设资金需求及历史债务偿还共需约4963亿元。对此,多位人大代表希望“政府应重视资金筹措问题”。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谢宝指出:“现在广州市财政资金并不宽裕,一年就是3000亿的资金可以支配,今年卖地多一点,卖了接近1000亿,政府性基金80%左右靠卖地。这是不可持续的,现在是有地可以卖,但还可以卖几年?”

  对于广州的家底,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谢宝无疑是清醒的。的确,当前经济减速下行,房地产不景气,地方政府面临“稳增长”和“防风险”双重压力,依赖卖地还债显然不太靠谱。一来,土地资源有限;二来,房地产市场不可能永远红火。

  地方政府无节制举债,必然会增加风险集聚。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列为2016年五大任务之一。中央并特别强调,要有效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做好地方政府存量债务置换工作。有此背景,地方政府无节制举债显然不合时宜。

  有效化解地方政府风险,令行禁止是关键。对于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国务院有专门意见,新预算法也写得明明白白。2013年底,中组部还专门下发《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要把政府负债作为政绩考核的重要指标,强化任期内举债情况的考核、审计和责任追究,防止急于求成,以盲目举债搞“政绩工程”。中组部通知下发两年,违规举债屡禁不止,为什么没有地方政府或官员被问责?

  理论上,政府的工作接受人大监督。实际上,地方人大监督同级地方政府有些力不从心。不过,地方主要官员的升迁由上级党组织负责,对于地方政府违规举债,上级党委和人大完全有能力履行监督职能。只有真正将政府债务纳入党政领导干部政绩考核范围,有效建立地方政府债务违规举借责任追究制度,“现任举债不还债”、“新官不理旧债”等老大难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责任编辑:武晓娟)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