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华牌坊群谋的是“政绩崛起”

2015年04月21日 07:06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朱昌俊

  近年来,兴建豪华建筑是一些贫困县被诟病的原因。从豪华办公楼到标新立异的公共建筑,再到海南的牌坊群,一次又一次固化公众对于某种政绩冲动的想象。相关的约束之道,也一再被观察者重复强调。不过,这次发生在海南贫困县临高的建牌坊群一事,除了此前反复评说的视角,还引出了一些新问题,值得我们注意。

  在以往的贫困县建豪华办公楼的新闻中,事件被抽丝剥茧之后,往往会发现审批等手续上的问题。但这次的牌坊群建设似乎与手续无关——这个项目由当地政府常务会审议,县委常委会决定,并提交当地党代会和人大全体会议审议通过。若要说“瑕疵”,或就是没有征集民意的过程。但问题随之而来,面对这样一个在基本程序上似乎完整但在后续又问题重重的建设项目,该如何进行追责?而较之于建豪华办公楼有着明确的“标准”与“禁令”,这类政府投资的公共项目又如何公正地进行绩效评价?

  当地官员回应称,建牌坊群主要是为了展现临高本地的文化底蕴。他们希望把这个牌坊群建成世界一流的牌坊群,并且由此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牌坊再造能否展现当地的文化底蕴不说,但借此来申请吉尼斯纪录,怕是暴露了当地政府在这一项目上的根本初衷——以牌坊群来打响临高的知名度。海南是旅游大省,这样的选择并非不可理解。但是,从目前该牌坊群在建筑质量与设计上所呈现出的“粗糙”,以及“毫无人气”的情况来看,它是否真能成功带动旅游,已然要打一个问号。

  事实上,这一逻辑在不少贫困县的“大兴土木”行动中都适用,但借此成功实现逆转的却少之又少。究其因,或许有项目建设质量与设计上的原因,但根本原因还是对于地方发展实情的一种误判。比如,临高民众就认为当地应该重点发展生态农业,而不应该将大量公共财政投在牌坊群上。一方面,这种误判源自在发展决策上缺乏对于民众意见的征集;另一方面,还是因为过于急功近利,患了发展焦虑症,缺乏发展的耐心,某些官员只图一时的“政绩崛起”。

  当前尤其需要加以重视的是,随着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大,一些本就发展落后的贫困地区将面临更大的发展压力。在这种新形势下,那种传统靠投资拉动的经济发展模式会更加被这些地区所依赖,而这种选择一旦蔓延,势必将对地方造成更大的后续发展危机。

  因此,在当前的经济下行压力下,对于财政预算和重大公共财政支出上的人大监督,应该有实质性的加速落实。同时,对于贫困地区的政策扶持也应该更精细化,多一点对于创新发展的激励,弱化对旧有发展方式的路径依赖。如此,方能既保障有限的公共财政得以多用于民生之需,而非被决策者拿来做“豪赌”的工具,也能够真正为落后地区在转型发展上实现突围创造条件。

  现如今,政府公共管理的水平已经越来越成为影响地方发展水平的一个重要因素。越是在经济形势的变化之下,这种对应关系会表现得更突出。当豪华办公楼建设遭遇“禁令”,如何确保地方政府不在公共投资上重复“不差钱”的偏好,提升公共投资理性,是时候上升到一种发展的命题上来予以正视了。因此,厘清海南临高牌坊群中可能蕴藏的“猫腻”与腐败只是第一步,这样的贫困地区,在新的经济形势下,如何不出现新一轮的“落后”,才是更应该被关切的新宏观问题所在。

(责任编辑:武晓娟)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