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绩盆景”缘何成了“打脸工程”?

2015年04月22日 13:50   来源:中国江西网   醉江南

  海南省临高县是国家级贫困县。照理说,这样的地区应该精打细算,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才对,可当地却投资一个多亿建起了一排1.7公里长的牌坊群。牌坊群里,领导题字不止一幅,除了书法艺术上的争议,另外的风险也已发生,有的题字领导已经坐牢去了。(皖江晚报4月21日)

  对于靠着政府扶贫款“过日子”的国家级贫困县,理应将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而不是镶在刀把上,这个朴素的道理妇孺皆知,然而海南省临高县却投资一个多亿建起了一排1.7公里长的牌坊群。值得拷问的是:如此亿元阔绰的“面子工程”究竟是谁的授意杰作?是为了彰显政绩,还是为取悦领导,目前没有官方明确答案,看来这又是个“打肿脸充胖子”政绩盆景。

  诚然,贫困县集中资金、挖掘资源发展文化产业以带动当地旅游,初衷应值得点赞,可临高县政府花亿元建起一排1.7公里长的牌坊群,有点生搬硬套,因为临高县没有文化积淀的承载力来支撑,在牌坊上题字的人不是书法大家,而是各级领导,如此文化产业一没有观赏性,二没有生命力,显然有给领导张脸的“政绩盆景”嫌疑。摆有领导题字的牌坊群与贫困县脱贫致富何干?从常理和逻辑上看,属风牛马不相及,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儿。然而有些领导喜欢大工程,不问其收益,只问其形象,把钱救济给贫困百姓,看不到实绩。还是牌坊群之类的银样腊枪头,不中用却好看的“漂亮盆景”更能体现政绩。

  其实,官员热衷于“面子工程”最大的原因还是干部业绩考核导向存在问题。过分夸大GDP在考核中的比重,过于追求量化、面化的考核,指挥着官员们靠着“面子”升迁。从上个世纪90年代兴起的贪大求洋的城建风,从沿海刮向了内地、从都市蔓延到了乡村。全国600多个城市,就有183个提出要建成国际化大都市。其理由大都冠冕堂皇:树立对外开放的良好形象,为招商引资创造良好环境……而有专家却认为,这一切理由的背后隐藏的是官员们强烈的政绩意识。因为,搞城建、修道路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政绩,容易被领导看见,有利于升迁。所以,一些地方官员们才这样不顾一切地建广场、修草坪。因此,国家级贫困县花费亿元建起一排1.7公里长的牌坊群也就不足为奇了!

  “面子工程”,劳民伤财而实则毫无意义,有的甚至贻害无穷。前些年国家级贫困县黑龙江省大庆市林甸县全力打造一项“天字号项目” ,该项目计划投资61 . 3亿元建设2 . 4万栋温室大棚,而其目的就是为了供上级领导参观,结果弄得连县里干部的工资都发不出,而为此失去土地的农民则纷纷上访告状云云……见效快、成绩显现化让领导干部乐于“面子工程”。正如某位领导“如果把几个亿的资金花在底下管道的治理,谁能看的见”的感慨,道出了“面子工程”的优势。可见问题的根子在少数主政官员身上。如果不彻底为落后的政绩考核机制纠偏,不彻底改变靠打造“政绩盆景”应付差事取悦上级的现象,一些贫困地区建“面子工程”为官员政绩搽粉的风气就不会真正停止。

  总之,贫困县想方设法发展产业经济没有错,错在重“面子”而没有重“里子”,重“形象”而没有重“实惠”,“政绩盆景”应撤下展台,不能成为令人心痛的反面教材。同时作为领导干部不要急功近利,不能总是当导演,更要做一个脚踏实地、心藏百姓、造福桑梓的“实力派影员”,不要把“政绩盆景”作为自己的“位子保障”。

(责任编辑:武晓娟)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