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为经济增长提供新动力

2019年03月01日 07:15   来源:经济日报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列为2019年经济建设的重点任务之一。与传统基建相比,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内涵更丰富,涵盖范围更广,更能体现数字经济特征,能够更好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

  2019年,在我国宏观经济发展“六稳”的总基调下,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必将为新一轮经济增长提供强劲动力。

  新型基础设施内涵更丰富

  第一,数字化基础设施是新型基础设施的核心。

  以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为代表的新型基础设施,本质上是数字化的基础设施。随着物联网推动的万物互联,全球范围的网络连接终端数量大幅增加,数字技术与网络技术相融合,生成的数据呈现指数型增长,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支撑的数字经济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建设数字强国的战略目标,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化应用为标志的数字经济,需要一套完整的数字化基础设施作为支撑。2019年,是我国5G商业化推广的元年,以数字化为核心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将有力助推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

  第二,传统产业的数字化转型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价值所在。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动下,我国传统产业面临着转型升级的迫切需求。而以数字化为核心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能够为我国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提供有力支撑。

  例如,我国传统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制造的发展需要工业互联网的支撑;我国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需要能源互联网、车联网和智能化交通基础设施的支撑;我国水、电、气等城市公共基础设施的数字化和智能化转型需要城市物联网的支撑;我国智慧农业的建设需要农业物联网的支撑。与此同时,我国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数字化技术正在成为新型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传统产业的转型提供技术赋能。

  第三,传统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改造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

  国家发改委在2019年的工作重点中提出,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同时提出加强城乡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能源、交通、水利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目前,我国传统基础设施建设已经进入成熟阶段,为发挥投资的最大效能,在处理新型基础设施和传统基础设施建设关系的时候,应该既将二者视为存量和增量的关系,同时也应注意到二者的融合和改造提升关系。

  例如,5G的建设尽可能共用4G的铁塔、光缆、电源、配套等设施;已经建成的高速公路网络利用5G和数字化技术改造成“超级高速公路”;在已经建成的能源骨干网络基础上,利用数字化技术实现分布式和智能化的能源系统升级;对城市的公共基础设施进行数字化改造,让传统公共设施在保留自身功能的基础上,实现空间、网络和数字资源共享,完成基于数字化平台上的资源和功能整合。

  助推我国经济转型升级

  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在我国新时期经济发展建设中具有新的使命和特征,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为推进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奠定了新基础。

  数字经济的发展,必须要有相应的数字化基础设施作为基础和保障。纵观全球经济发展历史,已经完成的三次工业革命都是以相应时代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为标志和必要条件。例如,由蒸汽机推动的第一次工业革命,是以铁路和运河建设为标志和必要条件的;由内燃机和电力驱动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是以高速公路、电网建设为标志和必要条件的;由计算机和通信技术推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是以互联网和信息高速公路建设为标志和必要条件的。在全球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初始阶段,以新一代信息技术和以数字化为核心的新型基础设施正在成为全球产业竞争和投资布局的战略高地。我国第一次作为原发性国家,与发达国家一起站到第四次工业革命和数字经济的同一起跑线上,大力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既能发挥我国在顶层设计和集中建设方面的制度优势,又完全符合国际经济发展潮流下的国际贸易规则,为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奠定重要基础。

  其次,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为推动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造了新动能。

  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不同于传统基础设施的土地、资源要素投入,可以拉动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人才和知识等高级要素的投入,为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提供需求载体,为我国以创新为驱动的经济转型提供动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不同于传统基础设施的投资运营模式,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覆盖面将更加广阔,不同领域的基础设施交叉融合度更高,参与投资建设和运营的主体更多,支撑的业态更丰富,对投资和运营模式创新的要求也更高。例如,5G的建设一方面需要无线技术和网络技术的推进,另一方面也需要智能交通、智慧城市、智能家居、智能制造和智慧能源等主要应用场景和商业模式的支撑,在以5G为重点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过程中,传统投资、建设、运营主体的边界发生改变,新型的投资和运营模式应运而生。新型基础设施对应的产业生态系统更加丰富,也为创新型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进入和参与建设创造了更大的空间。新型基础设施的管理涉及市政、交通、安全、环境、信息化等多个部门,管理创新主要体现在基于数字化平台的集成管理,将对政府公共基础设施的管理模式带来改变。

  再次,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有助于改善我国投资结构。

  当前,我国总体上已进入工业化后期阶段,传统基础设施建设已经进入或越过峰值,投资建设的边际收益已经趋于递减,以“铁公机”为代表的传统基础设施建设虽然短期内仍然能够起到一定扩大内需作用,但对我国的经济结构优化作用已经有限,同时还会带来一定的债务和金融风险。在全球范围内,数字经济发展已经取得广泛共识的背景下,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一方面为数字经济的增长奠定基础,另一方面也是基于边际收益递增的新一轮增长,对我国经济的结构优化效应和投资带动效应都是非常显著的。例如,新型基础建设不但能够加快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领域的发展,而且能够促进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支撑新型服务业和新经济,同时拉动强基工程(新材料、新器件、新工艺和新技术)和新四基(自动控制和感知硬件、工业软件、产业互联网、云平台)的发展。

  推进“新基建”需加强政策保障

  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国家战略、规划和政策措施的保障。

  一是制定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国家战略和重点规划。

  建议由国家发改委牵头,联合交通、能源、住建、工信等相关职能部门制定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总体指导意见,对发展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予以方向性指引;把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列入我国“十四五”规划重点任务,并研究制定相关配套政策,从顶层设计上,综合部门和产业之间的关系,为我国数字化经济转型打好基础;要在与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相关的重点地区和重点产业领域进行布局,带动区域经济和产业转型发展。

  二是研究制定促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配套政策。

  建议由相关研究机构对新型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和运营进行系统性、规律性研究,为制定国家战略和规划提供研究支持,为相关项目的立项、评估提供决策参考。建议在我国管理体制改革和政策创新的背景下,研究制定促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政策体系(包括财政、金融、税收等政策),同时研究建立与新型基础设施相关的评价、考核体系。

  三是创新与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相关的投融资及运营管理模式。

  理顺政府、企业在新型基础设施投资、建设、运营方面的关系探索创新科学的投融资及管理运营模式。在保障基础设施运营安全和公共利益的基础上,探索建立政府和企业职责清晰、分工明确、紧密合作的基于数字化平台的集成管理模式。在投资、建设、运营方面加强国际合作,向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开放更多的参与空间。(作者: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 王晓明 刘昌新)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