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彦红:意大利会是下一个风险点吗?

2018年07月20日 07:06   来源:经济日报   

  在历经近3个月的政治拉锯之后,意大利组阁僵局终于尘埃落定。由反建制政党“五星运动”和极右翼联盟党联合组建的新政府日前宣誓就职。这一届政府可谓“挺欧派”与“疑欧反欧派”妥协的产物,带有明显的疑欧色彩。新政府上台将带领意大利经济走向何方?会对欧洲经济产生什么影响?国际社会对此广泛关注。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意大利遭受了二战结束后持续时间最长也最为严重的经济衰退。囿于自身经济存在的结构性顽疾,加之在欧盟要求下实施多年财政紧缩政策造成的负面冲击,意大利经济复苏滞后于其他欧盟大国,复苏势头明显偏弱,其国内生产总值至今未恢复至2007年的危机前水平,整体失业率仍高达11%,青年失业率更是高达31.5%。意大利民众最终在大选中“抛弃”传统政党,将民粹政党推上执政“宝座”,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经济社会状况始终未见明显好转。与此同时,民众对欧洲不满与民粹政党反欧宣传相互强化,使得近几年意大利国内的疑欧反欧情绪空前高涨。根据欧盟委员会民调机构2017年底公布的调查结果,每100位意大利人中仅有45人认为统一货币欧元对意大利是“好事情”(欧元区平均值为64人),有高达40人认为欧元对意大利是“坏事情”。这表明,当前意大利民众对于欧元和欧洲一体化的怀疑态度已渐成主流。

  虽然新政府以“变革者”自居,但其面临的客观约束条件并未改变,开出的政策“药方”也并不对症,甚至会恶化该国经济状况。首先,意大利要实现长期可持续经济增长,根本途径在于继续推进结构性改革,提高经济体系效率。然而,自2016年修宪公投失败后,结构性改革即陷入停滞状态。本届新政府更是要在结构性改革上开倒车,已明确提出要废除2011年养老金改革的部分内容,这就阻断了经济长期增长的源泉。其次,虽然自2017年以来意大利银行业体系问题有所缓解,但是至今坏账仍高达1700亿欧元,银行放贷能力受限抑制了私人投资的增长空间,中短期经济增长也难言乐观。

  新政府的“药方”是通过更加宽松的财政政策刺激经济增长,其中最主要的两项措施是向低收入人群发放“普惠式”救济金和大幅减税。这两项措施体现了执政两党在经济理念上的“左”“右”矛盾,同时也突显了两党一味讨好选民罔顾本国经济现实的民粹主义实质。简单地依靠发放救济金和减税,不增加用于公共基础设施、教育和研发领域的公共投资,不仅无助于优化经济结构,还会因为继续推高公债比重而削弱经济长期增长的潜力,尤其是很有可能引发意大利与欧盟的激烈冲突,甚至可能再次威胁欧元区的经济稳定。

  就经济领域而言,未来意大利很可能会在两个问题上与欧盟发生冲突:第一,新政府大规模发放救济和减税恐将突破欧盟的财政纪律,进而造成两者矛盾激化。据多家机构估算,如果意大利新政府在未来两年全部落实其财政承诺,该国的年度财政赤字很可能会飙升至5.5%,这将大大突破欧盟的规定。第二,意大利很可能因为自身的高公债而阻挠欧元区改革的推进。近期,德国总理默克尔提出的欧元区改革建议包括建立欧洲货币基金(EMF)以支持部分成员国公共债务重组的计划,被大多数意大利媒体解读为针对意大利而且将剥夺意大利解决自身债务问题的主动权。不难预见,未来意大利与欧盟围绕上述问题的争论将难以避免,甚至不排除冲突剧烈时意大利再次提出要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这无疑会引起金融市场担忧与动荡,进而对欧元区经济的稳定造成冲击。

  意大利是欧共体创始成员国,是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又是欧盟共同财政的净贡献国,其与欧盟讨价还价的筹码远高于希腊等其他南欧国家。可以说,意大利离不开欧盟,欧盟也离不开意大利。预计未来两者的互动乃至冲突会对塑造欧盟与欧元区改革的方向(包括必要时放宽财政纪律的执行条件以及增加欧盟的结构性支出)产生重要影响。然而,如何把控潜在的冲突,尽可能降低冲突可能引发的市场风险和对欧元区经济造成的负面冲击,将是对意大利新政府和欧盟领导人智慧与魄力的考验。(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孙彦红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年巍)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