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庆四:特朗普遭G7"队友"一致炮轰 西方何以撕裂至此?

2018年06月13日 08:19   来源:北京日报   

  曾经,西方七国集团(G7)峰会是一个“秀恩爱”的地方。如今,G7峰会的真实写照则可以用刷爆全球的一张照片来诠释:一意孤行的钢铝关税政策,使得特朗普在这届峰会上几乎遭到了“队友们”的一致炮轰,有网友将此戏称为“六大派围攻光明顶”。

  而更令世界震惊的是,此番特朗普不仅“迟到”而且“早退”,还对东道主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破口大骂”,指责其发表“虚假演讲”,指示尚在场的美国代表拒绝在会议公报上签名。其他6国在发表了一份“G7-1”联合声明后,会议草草收场。屋漏偏逢连阴雨,6月9日,马来西亚新任总理马哈蒂尔发表声明,决定退出由美国一手打造、日本持续运作的TPP。正当“退群”的特朗普待价而沽,伺机卷土重来之时,马来西亚此举直击其软肋,堪称是对美国纠集小集团排斥异己企图的又一沉重打击。

  号称“人类文明灯塔”的西方何以撕裂至此?表面上看是美国任性妄为导致了各国离心离德,背后实则是西方国家处理国际关系的方式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其中,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属“首恶”:一是他不断践踏契约精神,从退出TPP、《巴黎气候协定》到为了赖账会费而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特朗普已成为西方所谓信誉至上的“害群之马”;二是他将贸易战枪口对准了全世界,在关税问题上六亲不认,连死心塌地跟随自己的日本都不豁免,对德、法、加和墨更毫不客气;三是他在国际关系上表现出明显的“喜新厌旧”立场,G7峰会期间不仅威胁说没有俄罗斯参加会议没法开,而且提前离场赶赴新加坡,这种心不在焉无疑也让诸位盟友大为光火。

  但话又说回来,一个巴掌拍不响,G7撕裂的责任其他6国恐怕都有份。首先是经济危机后,西方社会伴随经济困难普遍出现政治生态上的零和游戏,导致政治极化、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其次是西方奉行的唯利是图的交往方式、本国利益至上的相处模式,必将随着国内危机的不断加深,愈发反噬大国关系,目前的内讧只是个开始;最后是自私自利的西方国家长期以来狐假虎威,跟随美国打压掠夺非西方国家,强化着美国在国际事务上的霸道意识,以及在“富国俱乐部”中颐指气使的做派。从这个意义上说,G7内讧固然有老大任性的因素,但根源还在于西方国家日益衰退的国力水平,已不足以支撑其称霸世界的野心,力不从心难免就会色厉内荏。

  与同时召开的盛况空前的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相比,G7峰会确实代表着“西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如果西方世界不改变其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模式,穷途末路将是唯一的未来。从历史角度看,G7成员国基本都是昔日殖民主义后裔,它们的富裕不无祖上的遗产馈赠。在西方能以历史积累和游戏规则获得对发展中国家的比较优势而赚取国际贸易超额利润时,这个富国集团不仅能维持内部和谐,而且常常一致对外,共同打压任何挑战西方利益的非西方国家。然而,当差不多坐吃山空时,再面对日益崛起的新兴经济体,“富国俱乐部”难免惊慌失措、进退失据,也就毫不顾忌绅士风度了。

  在经济全球化不断深入的今天,人类社会已结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命运共同体,只有互信、包容、合作才能实现共赢。然而遗憾的是,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仍在继续演绎着那套旧殖民者的炮舰政策,不断掀起反全球化的逆流。虽然内讧不断,但一旦遇到来自外部的挑战,它们随时可能纠集起来成为国际社会的危害。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