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事件:直面问题,才能解决问题

2018年05月31日 07:10   来源:钱江晚报   李晓鹏

  “六安教师要求落实待遇”刷屏之后,当地政府对此进行了通报。通报称,教师们主要来自金安区、裕安区,但经调查,这两个区没有出台“一次性工作奖励”政策,区直机关及区属事业单位均未发放“一次性工作奖励”;两个区都严格执行国家和省工资政策,及时足额发放中小学教师工资,没有拖欠教师工资。至于警方的行为,官方则说,在带离过程中,少数公安民警执法方式简单粗暴。对此,六安市人民政府表示诚恳道歉。

  显然,这份回应没有触及核心问题。教师们的诉求,并不是欠薪,而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问题。

  事实上,这不是当地第一起类似事件。早在去年11月,巢湖就发生了同样事件,当地教师要求与当地公务员同等享受“一次性工作奖励”。但是,巢湖市市长张生亲自接待了上访教师代表,并表示会充分吸纳教师的合理建议,给予妥善处理,上访教师表示认可。那一次,并没有传出什么网络舆情,也没有动用警力,双方取得了共识。巢湖能够妥善解决教师待遇争端,就在于不回避问题,直面问题,最终解决问题。

  严格来讲,一次性工作奖励,不是教师工资的组成部分,是行政机关、企事业单位,更具全年经济效益和对雇员全年工作业绩的综合考核情况,向雇员发放的一次性奖金。公办教师和公务员一样,都依靠财政供养。按照教师法有关规定,各地教师应当享受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保障。所以,当安徽省推出一次性工作奖励政策的时候,就应当把教师纳入总盘子统一考虑,这不仅是道义使然,更是法律规定。

  安徽省教育厅一份上呈分管副省长的报告中,就提到全省已有13个市发放一次性工作奖励的情况,其中市直及所辖县区全面发放的有9个,仅市直发放、所辖县区未发放的有4个。根据报告,只有5个市能够一碗水端平,做到了公务员和中小学教师同时同标准发放。其他地方要么不发,要么只发给公务员,不发给老师,或者公务员拿大头,老师拿小头。

  一次性工作奖励,取决于各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有的地方多发点,有的地方少发点,有的地方没有结余甚至不发。地区之间存在这样的差距,全靠财政口袋子的大小决定,这无可厚非,完全可以理解。但在同一个行政区域之内,如果不能做到一碗水端平,就说不过去了。毕竟,教师法在那儿摆着。比如,教育厅这份报告同样也提到,六安市市直、金安区、裕安区向公务员人均发放了1.8万元,霍邱县、舒城县等公务员人均发放了1.2万元。但教师均没发放。昨天,安徽省教育厅再次向记者肯定了这份报告的真实性。而六安方面的回应,却故意隐瞒了报告提到的问题,更回避了副省长要求妥善落实的批示,而仅仅强调金安、裕安两个区没有发放。

  教师,尤其是不发达地区的乡镇教师,承担着大量繁重的教学和管理工作,更承担着一个地方文化薪火的传承。正是他们的存在,给乡镇的孩子们点亮了知识的心火,使他们能够通过学习了解外面的世界,通过自己努力学习而改变命运。如果一个地方的教师待遇不能落实,就不可能留住好的老师,久而久之,地方的文化教育事业必然受到拖累,影响一个地方长久的发展。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回避的问题,把锅甩给谁都没有用。(钱江晚报评论员)

(责任编辑:臧梦雅)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