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性质与创新机制

2018年03月06日 08:38   来源:深圳特区报   王兴康

  创新是种事先难以预料结果的试错活动,是现代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创新的性质决定了分散独立的个体自由探索比集中统一决策在信息上具有优势。

  经济发展源自效率提升,后者源自新要素、新产品、新制度的发现与采用。正如经济学家熊彼特所言,如果没有创新这种创造性破坏,那么,生产、交换、分配与消费都将平庸地周而复始,经济无法发展。

  创新本质上是一种试错活动,许多创新结果事先无法预料。例如亚当·斯密在1776年《国富论》中所举的例子:一个贪玩的小孩为了与同伴尽情地玩耍,把蒸汽机阀门把手用绳子拴到另一部分,阀门就无须他手动操作而能自行开关。蒸汽机自发明以来的最大改进就是由一个贪玩的小孩无意中发现的。

  许多特定时间、特定场合的经验与知识也与上述例子一样是在实践中无意发现与获取的。除了细碎的日常实践经验之外,科技创新也是推动现代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科技的发现与发明本质上也是一种试错活动,探索结果也往往难以事先预料。

  虽然新的要素、产品与制度能不能被发现与采用,事先难以预料与确定,但原则上来说,越自由的环境与体制下,越有利于人们自由探索与试错,越有利于人们创新,越有利于经济发展。

  社会经济体制主要有分散个体决策与集中计划决策两种。经济上,前者主要表现为基于清楚权利界定基础上的市场价格机制,后者主要表现为基于团体权利基础上的计划管理机制。

  既然创新是一种试错活动,那么,众多独立的个体分别试错数量肯定多于少量管理决策者的试错数量,这样,前者方式下涌现的创新可能性与现实性大于后者,将更能提高经济效率,更能推动经济发展。

  既然创新往往是一种难以事先预料结果的活动,那么,让少数管理者根据过去的经验与数据进行就相对困难。只有让众多独立个体在实践过程中,向各个方向自由探索才可能有所斩获。

  再从激励与动力角度看。如果创新成果容易取得相应收入,或者能够以较低代价取得相应收入,比如通过专利、商标、版权、商业秘密等方式取得相应收入,那么,个体分散决策的价格机制能够准确及时给予创新者相应的报酬,集中管理决策方式则相对迟缓与低效。

  如果创新成果很难界定相应收入比如基础科学研究,对经济发展又十分重要,那么,只能以非市场价格机制的方式进行,比如国家研究基金或者某类研究基金。虽然在灵活性与激励方面有所损失,但如果节省的收入界定费用多于效率损失,二害相权取其轻,仍然是具备效率的选择。

  总而言之,创新是种事先难以预料结果的试错活动,是现代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创新的性质决定了分散独立的个体自由探索比集中统一决策在信息上具有优势。现实世界中,如果创新收入容易界定,那么,按照价格机制的方式更具激励优势,如果创新收入难以界定,退而求其次,只能以非价格机制的方式配备创新资源。

  (作者系中国经济学人论坛高级研究员)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