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新区要在“新”字上作文章

2017年07月11日 09:06   来源:解放日报   李湛

  从1992年设立第一个国家级新区上海浦东新区至2016年底,国务院共批复设立了18个国家级新区,其中12个为近3年内批复设立。相关国家级新区的规划面积,小则近500平方公里,大则超过2000平方公里。国家级新区的发展现状和潜在前景,已构成我国新时期区域发展的一个新体系。

  新设立的一系列国家级新区,积极适应经济新常态,致力于重点领域的改革探索,正在成为区域发展的新空间和新动力。“十二五”期间,舟山群岛新区海洋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1.8%,占GDP比重达70%,2015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速为9.2%,名列浙江全省前列;青岛西海岸新区着力打造海洋特色新区,2015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600亿元,增长12%,占全市比重27.9%;贵安新区努力探索新的发展模式,坚持生态优先,获批国家首批16个海绵城市建设试点之一。2015年,国家级新区的地区生产总值、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地方一般预算收入分别为3.4万亿元、2.3万亿元、0.36万亿元,分别占全国总量的5%、4%、4.5%左右。

  实践证明,国家级新区具备特殊的政策和管理手段,能够集聚大量的发展要素,相对已有城区具有比较优势,是国家拓展发展新空间的重要空间载体和政策工具。国家级新区的发展,可以在网络化的空间结构基础上,通过开展更广泛的区域合作与整合,实现生产要素的区域性空间转移和功能重组,有效拓展发展新空间。

  新常态下,国家级新区具体应该走怎样的发展路径?

  第一,通过提升开放层次和水平,拓展开放发展空间。新区可以直接参与国际竞争,进入全球竞争体系,在辖区内实行更加开放和优惠的特殊政策,拓展开放发展空间。如国家级新区叠加自贸试验区战略。

  第二,着力支撑国家空间战略,推动发展空间扩容。新区担负国家空间战略推进的政策发力点和核心引擎作用,要努力推动国家发展空间从东部向中西部、从沿海向内陆、从经济发达地区向经济欠发达地区不断扩容。

  第三,通过促进区域交流合作,拓展区域增长空间。新区设立在特定区域的核心位置,要主动示范、引领周边地区发展,发挥联系纽带的关键作用,促进地区间的沟通与发展,拓展区域增长空间。

  第四,通过加快体制机制创新,促进全面深化改革和创新发展。新区被赋予特定领域“先行先试权”,破解区域性发展难题,推动国家改革整体进程,可以依据实际情况下放某些特殊管理权限,突破新区行政级别限制,促进全面深化改革。

  第五,通过调整城市空间结构,拓展新城建设空间。新区一般选址在中心城市边缘地区,有一定发展基础和较大发展空间。新区布局在依托的老城区之外,与老城区功能有明显区别,可以有效规避传统发展模式弊端。

  那么,如何把国家级新区打造为区域发展的新体系乃至新模式呢?

  首先,发展布局上,要在现有国家级新区的基础上,基本实现在每个省(市)设立一个国家级新区。国家级新区要加快设立过程,积极构建区域交流合作平台,促进区域一体化发展,拓展区域发展新空间。在每个省(市)设立一个国家级新区,应该成为国家拓展区域发展新空间的战略布局导向。

  其次,管理体制上,要与国家级新区的发展要求和重要性相适应,探索建立“大部制、扁平化”的管理模式,加快体制机制创新,深化管理体制改革。根据不同新区的实际情况,下放某些特殊管理权限,如省级经济管理权限;全面推行国家级新区部省际联席会议制度,试行国家直接协调管理国家级新区,等等。

  再次,发展理念上,要把快速发展作为国家级新区的重大发展理念和要求,推动新区加快发展,拓展新区速度空间。要制订更明确的、具有可评价性和引领性的方案来指导国家级新区发展,继续支撑全国经济平稳增长。

  最后,发展模式上,要把创新发展和扩大开放作为国家级新区发展的核心和关键。国家级新区理应在“新”字上作文章,通过率先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拓展创新发展新空间。要在辖区内实行更加开放和直接接轨国际的政策,提升开放层次和水平,面向“一带一路”有关国家和地区,拓展开放发展新空间,以点带面,促进本区域乃至整个国家开放层级和水平的提升。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应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