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升级不是有钱任性而是“高贵不贵”

2017年07月03日 15:32   来源:光明网   张定

  日前,出席2017夏季达沃斯论坛的李克强总理,在开幕式上发表特别致辞时强调,中国已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消费至关重要。扩大消费,就挖掘了市场更大潜力,就能更好带动就业。我们将适应消费升级需求,不断改善消费环境,培育消费热点,壮大新兴消费。这不仅能改善人民生活,也能为经济增长增添动力。

  在多个重要场合李克强总理强调消费升级,结合去年消费支出对GDP增长高达64.6%的贡献率,消费已经取代投资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驱动力。但在微观层面,如何通过消费升级能够提升社会价值,或者说如何认识消费升级才能更好地搭乘消费升级红利便车,看法并不一致。

  诸如618电商节等消费时点等反映出来的一个观点是,时下收入增加的中产成了消费升级的保障,人们似乎在追求品质和品牌的过程中,已经不在意消费是否理性或者价格是否合理,将高价格的消费等同于消费升级。

  对于消费升级而言,扩容的中产群体在整体消费能力上升的同时,更讲究高端商品和服务对自身生活品质的提升。顾名思义,高端产品或者品牌追逐能够满足中产群体消费升级的需求。但问题在于,如果仅仅以消费群体不在意价格或者高端产品依旧坚持高价原则,于整体社会而言,并不会带来真正的消费升级。因为升级的不只是消费资金,更多的则是产业的升级,价值的升级。

  消费升级的本质是对可支配资金的再分配,换言之,就是在一定的资金范围内能够有更好地选择。直接参与消费升级的消费者,逻辑非常简单,关键词无外乎有两个,一是品质,二是实惠。套用一句夏普的产品定位,高贵不贵,产品的品质和品牌要高贵,价格要实惠。

  顺着这样的思路重新审视消费升级会发现,并不完全是因为消费群体收入水平提高形成了消费升级,而是科技的进步、产业链的整合,企业管理的优化、制造能力的提升等一系列变革,促使了社会能够生产处高贵不贵的产品,从而让消费升级成为了现实。就像提出以高贵不贵推动消费升级的夏普,利用富士康的产业链优势,通过提升加工效率和缩减供应链环节,扩充规模量产,在价格上形成了“不贵”,但坚持夏普一贯以来的技术品质和产品品质,以核心技术的自身持有,在质量上达到了“高贵”。与之类似的还有,在中国拼价格的宜家,从产品设计理念就开始与供应商紧密联系,通过优化生产和采购流程,更大批量生产降低了单品价格。

  包括当前制造业的高速发展使商品大批量的涌入市场,机器化生产助推着经济的增长;连锁及加盟业态推动了渠道的下沉;电商、移动互联网、O2O提高了商品人联通的效率,这些也无一不在成本和效率上下功夫。所以,消费升级的路径,除了收入的增加对于高端品牌和品质有了更多选择外,更关键的是通过生产技术、生产方式以及生产资料的整合、优化、变化,促使成本的下降和效率的提升。无论是前两次工业革命还是信息革命,以及正在迎来的人工智能革命,也无外如是。

  尤其是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下,无论是宏观层面社会经济的发展,还是微观层面企业及社会经济个体发展,更加突出互联互通,更加强调产业链的垂直整合和横向扩展,利用制造业升级和互联网技术,实现价值创造者与价值消费者的信息直连,减少中间环节,促进按需定产,减少社会资源浪费,实现价值创造者和消费者的利益最大化。

  在这个过程中,只要整个产业链能有效益,就可以不像过去那样依靠某个环节或产品赚钱,也因此,能够满足消费升级对品质追求的同时,能够以平价为消费者创造实惠。而这种形态,常常出现生活视野中,除了像富士康对夏普这类企业的跨界并购外,还有如众筹那样陌生主体为共同目标整合资源的方式。

  用营销学的话语表述,这就叫异业联盟,其最大的优势,就是将分散的各大利益主体共置于一个平台之上,在这个平台上,各方均能在共同愿景的达成中实现自己的利益。很明显,各参与主体的利益,是建立在最终关乎消费者利益的愿景之上,实现了消费者的愿景,那么参与主体的利益也将实现。

  所以,当信息流、实物流、资金流等方面“多流合一”,当产业链优势、技术优势、品牌优势等多优势整合后,消费价值才能重构,高贵不贵的产品才能产出,从而也将能推动行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的提升。于是,当消费升级成为经济增长第一驱动力的当下,参与者如何更好地进行品牌与品质积累沉淀之时,更要注重成本的降低和效率的提升,以及提高跨界整合和价值重构的力度,如此一个社会层面的升级才能迎面走来。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