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中学是不是问题更多些

2017年05月12日 08:15   来源:深圳特区报   刘洪波

  刘洪波

  超级中学确实是值得关注的现象,但对这一现象该怎样认识,该怎样评价,应当建立在事实根据、对比研究之上,而不是凭想象谈论一般性的道理

  河北衡水一中、安徽毛坦厂中学等学校,以超大规模、超高升学人数,成为“超级中学”。近些年,超级中学一直受到舆论关注,很大程度上是批评。

  最近,衡水一中在浙江开办6000人规模的平湖分校,使其办学达到覆盖8省份总共18个分校的水平,再度引起舆论聚焦。《半月谈》杂志发问:“巨无霸”中学为何如此任性。

  一家企业、一个医院、一个媒体,做到如此规模,定然获得好评,但一所学校做到如此规模,就变得忧心忡忡。这大概显示了教育的特殊性。教育的特殊性何在呢?大家都知道,在育人。何谓育人呢?这就有些见仁见智了。

  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是育人。育人要以德为先,要培养综合素质,要快乐教育而非死读书本,要养成能力而非只会考试。这些都对。然而,再怎么说,还是要回到考试上来,通过考试获得升大学、读研究生、攻博士才有基本的公平,进入公务员、事业单位,也得考试才可操作又合理。超级中学正是在让学生通过考试上独有一套,才吸引到众多学生前往,才获得优质生源加入。

  批评超级中学是容易的,是否解决问题、是否令人信服,则是另一回事。超级中学的产生,既是自身努力的结果,也是群众选择的结果。这种选择总体上是否理性、是否有利于子女的发展?受到高等教育、入读著名高校成为社会晋升的门槛,成为谋求各种发展的一般前提,人们选择更可能让子女获得读大学、读好大学的中学,认可其教学模式,没有多少可指责之处。

  超级中学的升学率怎样,很清楚。我们批评超级中学把升学摆在前面,而不“回归育人本位”,但超级中学毕业生的成才率怎样,在做人品行、综合素质、实践能力、创造性、社会适应性等方面比别的学校毕业生是大致相当、更差一点还是更好一点?没见过对照性研究。没有足可说服人的材料,批评是不是显得空疏呢?

  批评超级中学的所有道理,都是好道理,但如果其他学校做得并不更好一点,那么以之批评超级中学就没有特别的针对性。例如,“片面强调应试技巧”,导致“压制学生个性,扼杀创造力”;例如“更要关注孩子的适应能力、身心健康、心智成熟和人格完善”;例如要注重“理想信念、思维方式、生活态度、价值观念等的培育和养成”等等,是不是超级中学问题更多些、更突出些,以及说它问题更多些、更突出些的依据又是什么,都可以一问。

  超级中学确实是值得关注的现象,但对这一现象该怎样认识,该怎样评价,应当建立在事实根据、对比研究之上,而不是凭想象谈论一般性的道理。

  (作者系知名媒体评论人)

(责任编辑:范戴芫)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