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网约车出细则,广州办法有其务实之处

2016年12月23日 07:20   来源:羊城晚报   耀琪

  据媒体报道,12月21日下午,北京、上海、广州三地齐推网约车细则。北京要求京籍京牌;上海要求沪籍沪牌;广州要求穗牌,驾驶员需本地户籍或持有本地居住证。三地网约车细则的推出,包含着不同的深意,引发了各方的关注。

  北京发布《细则》,提出网约车驾驶员需为本市户籍。同时,网约车车辆需为本市号牌且为出租汽车经营者或个人所有的车辆,机关企事业单位及社会团体非营运车辆不得从事网约车运营。上海发布的《规定》也有类似的规定。正是由于这种既限牌,又限户籍的政策,让人读出了两座“超级大城市”对外来司机涌入的警惕。

  在北京,按照征求意见稿的数据,对“网约车司机必须为北京户籍”的意见,表示质疑的只占25%,这显示出本地居民有比较强的自我保护意识。据北京“十三五”规划,人口目标是把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这意味着,如果网约车放开户籍限制,那么居住人口或会又有增长的新动力,因为按照市场法则,外地人完全可以通过私下高价租赁获得京牌,然后绕开政策壁垒成功经营网约车。

  正因为北京目前人口过多、交通拥堵的实际,所以从身份上控制网约车司机就成为其必要的一环。当然,这样的控制也照样可能出现疏漏,小型的非法网约平台未必就不会存在。因为在北京实在要比小地方要更好赚钱。同样的道理,放在上海也是适用的。出于控制人口的理由,在劳动力供给上给以遏制,也是服务于防止城市过度膨胀的逻辑。因此,在这两个超级大城市,外地人靠开网约车赚钱的空间并不大,这还是有一定的“民意基础”的。

  广州的方法则有所折中。广州虽然同样是外来人口较为集中的城市,不过广州各行各业对外来人口的需求同样巨大。限制只能用本地车牌,这可能是服务于限行考虑,目的是控制车辆日常上路的数量。如果能在数量上减去外地车这一块,对狭小的广州城区来说,估计能起到暂时缓冲的作用。尤其是当前一般外地车进广州尚未受限制,只是遏制经营性的外地车就有了一定的基础,且冲击也不大。

  作为本地居民并不关心是外地人还是本地人开约租车,只要网约车足够便行。毕竟广州还是一座海绵吸水般的城市,大量的出租车司机本身就是广州之外的广东人,网约车给本省人开,似乎也并无不合理之处。

  从广州的人文地理而言,因为是省会城市,注定会吸引和辐射周边兄弟城市。同处一省,这是大哥的应有担当。由于广州的高端资源、公共服务、政策红利等因素,对人口和财富会产生一定的虹吸效应,而大广州本身就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比如南沙东部,就此而言,限牌但不限广州户籍,有利于广州竞争后劲的源源不断。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