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兰多枪击案凸显美国反恐短板

2016年06月15日 07:36   来源:中国网   张敬伟

  枪击案在美国不稀奇,伤亡如此之大的枪击案令美国人恐惧、全球震惊。

  美国当地时间12日凌晨,佛州“脉动奥兰多”夜总会发生美国30年以来最惨烈的大规模枪击案,目前已经造成50人死亡,53人受伤。

  奥兰多枪击案,何人所为?在奥巴马的讲话中并未提及。他只是说,“这是一场残忍的谋杀和一场可怕的大屠杀”,“是一种恐怖和充满仇恨的行为”。然而,路透援引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通讯社Amaq表态称,此次枪击事件为该组织的战士所为。对此,共和党参选人特朗普强调,美国遭到一名极端伊斯兰分子袭击,如果奥巴马不提到“极端伊斯兰”,奥巴马就应该下台,民主党的希拉里也应该退选。

  出于谨慎,在美国执法机构没有对枪击事件调查定性的情况下,奥巴马没有提到“极端伊斯兰”并无过错。但是对于反移民、反伊斯兰作为政治宣示的特朗普而言,这场恐怖袭击无异于给他做了残酷但十足有效的政治广告。奥巴马和希拉里的悲哀成就了特朗普的“正确”,这种看上去讽刺又反智的逻辑在美国现实政治中又显得如此“合理”,令人不胜唏嘘。

  奥兰多枪击案对美国大选是有影响的。更重要的是,这也给奥巴马八年执政留下了“黑暗的尾巴”。奥巴马两个任期执政半年,其在经济上的成就还是可圈可点的。他入住白宫时,华尔街金融危机让美国陷入经济低潮,也成为全球批评的靶标。经过奥巴马坚韧的一揽子政策治理,美国经济在主要经济体中率先恢复。虽然美国经济还存在着不确定因素,但美国作为全球经济的主引擎作用基本恢复了。

  外交是奥巴马的弱项。但是他在任期之末恢复和传统宿敌古巴的外交关系,利用其它大国和伊朗坐在谈判桌前解决了伊朗核危机,使奥巴马的外交涂抹上些许亮色。但在美国传统外交战略上,奥巴马则是一退千里。在中东,奥巴马视小布什时代强硬反恐的中东政策为“愚蠢”,因而实施中东战略回撤,通过所谓“巧实力”重返亚洲,布局针对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以重树在亚洲的领导力。

  现实是,奥巴马的战略调整比小布什更“愚蠢”。叙利亚乱局,美国被俄罗斯“将军”,奥巴马被欧洲和海外盟国讽刺为软弱乏力。伊拉克撤军,伊拉克政府什叶派化,伊朗对伊拉克的影响力提升。最大的恶果是,美国撤军留下的地缘政治真空成就了IS在中东地区的攻城略地。美国领导的反恐盟军,不仅未能剿灭IS反而使恐怖主义蔓延至欧洲大陆,并形成了令欧洲恐惧全球惊忧的难民潮。美伊(伊朗)关系和解,则分化了美国和传统海湾盟友沙特和以色列的关系。

  当IS和它的信徒们在中东、欧洲的法国和比利时发动恐怖袭击时,美国人包括全世界还幻想美国会摆脱来自IS的恐怖袭击。毕竟,小布什在9.11之后编制的反恐网络,确实让美国人享受到了多年的免于恐怖袭击的幸福。

  虽然共和党在奥巴马执政期内一直在严厉批评奥巴马的中东政策和反恐乏力,但没有发生在美国境内的血的恐怖教训,奥巴马和他的政府认为自己的战略绝对正确。

  其实,从IS向美国发起挑战,以及号召在全球发动恐怖袭击,美国应该引起足够的警惕。但是美国领导的反恐盟军,依然是采取从天上扔炸弹的方式,而不敢下定决心全面围剿。美国如此,欧洲这样,海湾盟国亦如是。包括俄罗斯,也是打一阵就了事。这不仅无伤IS的大局,反而增加了IS应对全球反恐联盟的信心。更值一提的是,从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到后来几起枪击案,凶嫌的伊斯兰背景,凸显美国社会已经被恐怖主义盯上--也许并非IS成员所为,但受IS鼓励和影响则是显然的。

  奥兰多枪击案,不管是否IS所为。奥巴马将背负沉重的政策负担--反恐无能导致美国境内不再安全。这个“黑暗的尾巴”不仅给美国人的心理蒙上阴影,也将深刻影响2016年的美国大选。期望成就伟大总统梦想的奥巴马,也将因此而蒙羞。(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责任编辑:邓浩)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