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价排名”不能沦为智识之恶

2016年05月03日 14:06   来源:中国江苏网   邓海建

  5月1日,“魏则西事件”成为小长假里的舆论热点。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生魏则西,近日因身患滑膜肉瘤去世。在求医过程中,他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排名前列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后证实其涉事科室被外包给“莆田系”医院),接受其“生物免疫疗法”的治疗,耗资20多万元却治疗未果,最终延误了其他治疗时机。此后,百度官方两度回应,但均未令舆论止息。(5月2日21世纪经济报道)

  一个家庭的悲伤,成为一个舆论场的痛点。“魏则西事件”是个复杂的样本,纠葛着民营医疗机构的野蛮掘进、牵扯出医疗行业信息不对称下的“黑心钱”、昭示着监管链条上的重重失守……只是,市场无可原罪、资本亦非猛兽,问题的根源,仍在于规则阙如。无论百度竞价排名与魏则西之死究竟有几成直接或间接关系,其“与则西爸爸取得联系,致以慰问和哀悼”,显然并非善意与悲悯这么简单而已。

  有两点是肯定的:一则,纵使倾家荡产,挡不住病入膏肓。现代医学自然不是神仙罗汉,力有不逮,也属正常。美国纽约东北部的撒拉纳克湖畔,特鲁多医师的墓志铭上是这句名言:“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即便是今天,面对数以万计的疾病,医疗技术上的治愈率也并不理想。二则,百度当然仅仅是个推广平台,在面对医疗机构的时候,一样会出现信息不对称的情况。再者,从法律层面来说,眼下似乎没有明文法规定,流量主和广告主之间的权责关系。甚至,就连类似竞价排名算不算广告,也难有明确的界定。

  然而,与之对应的两点亦是肯定的:第一,你可以治不好,但不能绑架患者及家属求生的希望去谋财害命;第二,你可以信息不对等,但不能放纵底线的审查与过滤责任。或者正是因为对以上两点的绝望,在被欺骗之后的生命尽头,魏则西把经历写在了一个“知乎”网络提问的回帖中,而这个问题,是——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竞价排名如百足之虫,上当受骗的绝非个案。有人说,网上600块钱就能加V的竞价排名,不过就是“电线杆小广告”的网络版。就像媒体痛斥的——当竞价排名“联姻”惟利是图,谁能分得清谁的责任小一些呢?且不谈多少大道理,这些年,百度竞价排名确实已成为江湖游医借机“洗白”并围猎良善民众的道场。犹记得一年多前,百度与莆田系还因竞价排名事件撕破脸。彼时,面对莆田系联合抵制,百度大义凛然,明确指出不会动摇“高门槛、严审核”的决心,并会加大整治以莆田系为代表的违规医疗推广。时过境迁,即便魏则西不死,竞价排名之恶,又有多大改观?

  也许是时候,要正视搜索引擎的商业与公益区隔了。

  2016年1月,百度亦曾因出售“血友吧”一事被炮轰。哪些信息是广告、哪些广告该严查……明星都要为代言承担连带责任,作为行业龙头的互联网巨头,能享有豁免权吗?就像有论者所言,“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欺骗的世界。它让人们对互联网世界失去信任,对技术失去尊重,在使用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知识、信息获取方式时感到恐惧。”一句话,基于智识之上的宰割,是强者对弱者最大的恶。

  面对魏则西之死,该反思与该惩戒的,绝非一个“互联网黑医托”而已。

(责任编辑:邓浩)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