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母亲的忏悔带给我们啥警示

2016年04月08日 06:44   来源:红网   乔木

  魏永康从两岁起就被人称为“神童”。他的“神迹”有:两岁掌握1000多个汉字,四岁基本学完了初中阶段的课程,八岁进入湖南省华容县属重点中学读书,13岁以高分考入湘潭大学物理系,17岁又考入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硕博连读,而这一切都来自于母亲曾学梅对他从小的悉心教育。但像古时“伤仲永”一样,神童魏永康并没有在长大后依旧延续神奇。2003年7月,已经读了3年研究生的魏永康,连硕士学位都没拿到,就被学校劝退了。面对儿子的“失利”,母亲曾学梅最终不得不表示深深忏悔:“是我害了他”。(4月7日《广州日报》)

  魏永康在母亲曾学梅对其从小开始的悉心“栽培”下,成就了一段令人惊奇的“神童”佳话,但也造就了他颇为可悲的最终结局。而母亲对他由爱到极致到恨到极致并最终悔到极致的整个心路历程,也代表了无数中国式父母在对子女教育问题上的不良心态与表现。所以,在笔者看来,面对魏永康的结局,应该反思和忏悔的绝不仅仅是“神童”的母亲一人,几乎所有的中国家长都应该从他们的经历中吸取到足够的警示与教训。

  中国的父母大多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心切,尤其是在近些年来社会上不良教育风气的熏染和影响下,许多家长更是变本加厉,甚至不惜占用和“夺取”孩子们本该快乐玩耍、无忧生活的童年时光,用各种打造自己心目中“神童”的“残酷”方式,逼迫孩子们不得不从幼年起,便担负起异常沉重的学业负担。“变态”的数、理、化、英,种类繁多的艺术特长,恨不得将每一个孩子都培养成为陈景润、华罗庚和莫扎特、朗朗。但结果如何呢?除诞生了极其个别的魏永康式所谓“牛孩”“神童”以外,其余的绝对大多数还不是“泯然众人矣”。而即便是魏永康式的“神童”,其实绝大多数也无非是把学习当作生活全部的“学霸”而已。

  而且不仅如此,无数的中国父母在充当孩子专职学业“经济人”以外,还肩负着一个极其重要的使命,那就是安排并且无微不至地照顾好孩子除学习以外的一切生活。就像魏永康的母亲那样,要代劳孩子生活上的一切甚至喂饭。由此也造就了无数的孩子们智商超群,但情商却极其低下,甚至连基本生活都无法自理的可悲现状。而魏永康最终被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劝退的结局恰恰是因为离开了母亲曾学梅对他在学习与生活上的日常打理与悉心照料。

  所以,在笔者看来,透过魏永康母子的经历与遭遇,我们所应看到的绝不仅仅是一个超级“神童”的成长与殒落过程,尤其是作为现今的中国父母来说,更应该从这起悲剧以及魏永康母亲的忏悔中得到更多的警示与教育,到底还有多少中国父母至今依然像曾学梅当年那样在教育自己的孩子,我们不应该忏悔吗?况且,仅仅为了培养一个超级学霸式的“神童”,便忽略甚至放弃了对孩子们在思想认知与价值取向判断、道德品质与情商体系养成以及综合自理、生活能力方面的教育培养和锻炼,真的值吗?而且,即便我们能够教育培养出像当年魏永康那样的学霸级“神童”,又如何去面对由于我们自身的偏颇与失误而被毁掉了的孩子本该幸福快乐的人生呢?

(责任编辑:年巍)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