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魏永康褪色,果真都是家庭教育的问题?

2016年04月08日 06:42   来源:红网   杜建锋

  1983年6月,魏永康出生于湖南省华容县,因为母亲曾学梅从小的悉心教育,从两岁起,魏永康就被人称为“神童”。他的“神迹”有:两岁掌握1000多个汉字,四岁基本学完了初中阶段的课程,八岁进入县属重点中学读书,13岁以高分考入湘潭大学物理系,17岁又考入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硕博连读。但像古时“伤仲永”一样,神童魏永康并没有在长大后依旧延续神奇。2003年7月,已经读了3年研究生的魏永康,连硕士学位都没拿到,就被学校劝退了。(4月7日《广州日报》)

  罗曼·罗兰那句“天才免不了有障碍,因为障碍会创造天才”的话堪称经典,是天才总有障碍,而魏永康就是例证,两岁掌握1000多个汉字,八岁进入县属重点中学读书,13岁以高分考入湘潭大学物理系,17岁又考入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硕博连读,在旁人看来他就是天才,就是神童。然而,孔雀开屏的背后,却是其母亲一路陪读与精心照顾,魏永康基本的生活能力严重欠缺,他完全无法安排自己的学习和生活,比如热了不知道脱衣服等。一人两面,智商很高,情商很低,对此,恐怕大多人都要吐槽其所受的家庭教育,就连其母亲都说“全部都是我的错”,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不可否认,总有些人天赋异禀,方仲永如此,魏永康亦如此,认字早,智商高。不同的是,魏永康有一个能干的母亲,她教育孩子的方法堪称独特,比如“睡觉之前看此墙”等,高智商辅以有效的方法,最终使魏永康在同龄孩子中脱颖而出。但是,正如大多数家长一样,魏母虽在教孩子知识方面有独到的方法,但在教育孩子学习生存等方面存在着重大缺陷,比如照顾过细、过多,以致魏永康丧失了基本生活能力,不能规划自己的学习,最终被退学。分析这些成功与失败,家庭教育固然是重要因素,但又何尝不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其一,大环境也是神童的接生婆。教育即生长,要尊重儿童的天性及发展规律,使一切教育和教学符合儿童的心理发展水平和兴趣。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违背儿童心理和生理规律的做法比比皆是,比如魏永康从最初写字赢花生米,周边环境不都在有意无意地催生着这个神童的诞生吗?人们评价是不是神童,不就是比别的孩子多认了几个字,多背几首诗,多会了几道题吗?而不是这个孩子符合其年龄特点的天性发展多么健全,多么会玩,你说神童,我说神童,扭曲的赞扬与不当的艳羡只能让孩子在神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其二,重成绩而不重成长的学校教育助长了神童的畸形发展。培养人格健全的人是学校教育的重要使命,从心理健康到身体素质,从知识学习到雕琢心灵等都应当是学校教育的重要内容。遗憾的是,在升学率为主导的评价体系下,成绩成了教育者关心的主要因素,“奥林匹克竞赛化学二等奖、三等奖”“物理学竞赛二等奖”“(希望杯)全国数学邀请赛”等奖项给魏永康所在的中学带来了巨大荣誉,在学校领导安排下,魏母在学校附近租了一所小房子,进行陪读,看重成绩却忽视人格的全面成长,学校岂能置身事外?

  “小时了了,大未必佳”,陈韪的话未免偏激,然而现实总是那么残酷。魏母激发了魏永康的智商,成为成绩最优秀的孩子,但也仅此而已,一路“陪读”最终没有使其得全面发展,再辅以以种种因素,神童褪色,该当忏悔的又岂止是魏母!

(责任编辑:年巍)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