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国有企业为先锋发起“去产能”攻坚战

2016年02月18日 07:36   来源:中国网   胡彩梅

  近期,无论是钢铁、煤炭、石化、有色金属等传统产业,还是光伏、碳纤维、风电、多晶硅、锂电池等新兴产业均存在一定程度的产能过剩。化解产能过剩或将成为未来2、3年甚至更长时间经济工作的重点。似乎产能过剩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拦路虎”。其实,对此我们无需过度悲观,只要正确认识产能过剩并找出“去产能”的突破口,便可扫除这只拦路的“纸老虎”。目前,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已经积极采取多种措施,发起了以国企为先锋的“去产能”攻坚战,必将取得最终的胜利。

  产能过剩并非“洪水猛兽”

  产能过剩并不是新鲜事物,它是经济周期性波动的必然产物,是实现市场“出清”的过程。英国、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曾经常发生产能过剩,仅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就曾遭遇三次较为严重的产能过剩,“二战”之后日本也遭遇过多次周期性的产能过剩。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也经历过多轮产能过剩。此轮产能过剩之所以比较严重,是由于2004-2007年、2009-2010年间两次经济过热产生了叠加效应,以及全球经济低迷有效需求不足造成的。

  当前,制造业以及原油、金属等大宗商品产能过剩已成为一个世界性的问题。2015年上半年,美国制造业的产能利用率平均为76.05%,全部行业产能利用率平均为78.15%(2009年曾经低至66.9%),如图1所示;根据国家发改委、国家统计局等部委的披露,2014年上半年中国工业企业产能利用率为78.3%。由此可见,中国的产能过剩并不是特别糟糕。

  图1 2000-2015年美国产能利用率

资料来源:美联储

 

  供给侧改革吹响“去产能”集结号

  产能过剩是供求不平衡的表现,产生的原因既有需求侧的因素,又有供给侧的因素。2015年11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正式提出要“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吹响了通过供给侧改革化解产能过剩的“集结号”。通过供给侧改革,将目前粗放的供给、无序的供给和失灵的供给转变为集约的供给、有序的供给和有效的供给,也就是通过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新兴产业的发展、新要素的使用、新生产力的形成,实现供给与需求的再平衡。为此,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化解产能过剩进行了全面部署;中央还设立专项资金,对地方和企业筹集的化解过剩产能资金进行补助;2016年1月2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研究金融支持工业增效升级的措施,提出坚决压缩退出对“僵尸企业”的贷款,支持化解产能过剩。一场以供给侧改革为核心的“去产能”战役已经拉开序幕。

  国有企业“多面发力”发起“去产能”总攻

  国有企业作为国之重器,其主要的使命之一便是弥补市场失灵,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成为国家宏观调控的重要抓手。目前,从产能过剩的行业和区域分布来看,我国产能过剩较为严重的煤炭、钢铁、水泥、有色金属等行业国有企业特别集中;经济下行较为严重的地区国有经济比重也较高,比如东三省、山西、河北等省份。因此,国有企业义不容辞的承担起化解产能过剩的责任,作为前锋“多面发力”发动“去产能”总攻。

  一、国有企业改革力度空前,让“僵尸企业”活起来

  2015年,央企和地方国有企业改革风起云涌。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等一系列政策文件,为国有企业改革指明了方向。国有企业不断加快上市步伐,通过员工持股、引入战略投资者等多举措实现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断完善企业治理结构,将更多零散的国有资本集中到上市公司,推动国有企业做大做强。国企改革加速清理了一批“僵尸企业”,同时也盘活了部分“僵尸企业”。

  二、国有龙头企业主导并购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

  目前,我国产能过剩行业普遍存在“散小乱弱”等问题,产业集中度较低。2014年,我国煤炭行业排名前三位的企业市场份额为21.3%,前十位的市场份额为41%;而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IEA)资料显示,2014年美国四大煤企供给量占全行业50%以上。2014年12月份,我国10大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占全国总量份额约为36.59%。2015年,我国10大水泥企业熟料产能仅占全国52%。产能过剩行业的龙头企业纷纷开展并购重组,2015年电力上市公司共发生184起并购重组,其他行业的并购重组也接连不断,五矿集团并购中冶集团,中材和中建材战略重组等等。通过提高产业集中度,有利于以需定产,实现有序竞争。

  三、围绕“一带一路”加快“走出去”,实现产能国际合作

  除了从供给侧发力之外,扩大外需也是化解产能过剩的重要途经。“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实施为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等产能过剩行业,通过国际产能合作化解产能过剩提供了良好的契机。国有企业充分利用自己在资金、政策等方面的先天优势,积极加大在“一带一路”沿线及其他海外市场的投资布局,成为转移过剩产能的开路先锋。例如,河北钢铁集团在南非投资建设我国海外最大规模的全流程钢铁项目;冀东发展集团在缅甸、越南等地扩建、并购水泥厂项目等等。

  随着供给侧改革的不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不断深入、产业优化重组的大提速以及“一带一路”的纵深推进,打赢“去产能”的攻坚战指日可待。

  (胡彩梅,国家高端智库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博士)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