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撇开迷雾,看清朝鲜半岛局势真相?

2016年02月16日 09:13   来源:中国网   王俊生

  近期的朝鲜半岛局势可谓是冷战结束以来最混沌复杂、中国外交应对最举步维艰的时刻。在中朝关系冷淡的情况下,朝鲜接连进行核试验和卫星发射。在中韩关系迅速推进的情况下,韩国抛出萨德议题,联美制华的一面不言而喻。中国更是罕见的接连分别召见朝鲜和韩国的驻华大使,对两国显然均违背中国利益的行为表示抗议。美国、日本推波助澜,美国不仅全力推进萨德入韩,航母再次开进中国周边进行军演,日本也借机推进与韩国的安全合作。上述国家的所有行为几乎都在不同程度损害中国的利益,中国成了“冤大头”。

  这种背景下,王毅部长抛出了中国的底线,避免局势进一步失控的意图不言而喻。国内民众对中国外交政策的不解甚至不满也跃然纸上,影响广泛的《环球时报》更是以“民意”表达对中国对朝鲜半岛政策的期许。微薄、微信等社交媒体就此的各种争论更是铺天盖地。其实这些争论的焦点很多反应出作者出发点以及方法论的问题。这种背景下从方法论上探讨究竟应该如何撇开重重迷雾,看清朝鲜半岛局势的真相,似乎比谈论其中某个具体的问题更为重要。

  看待朝鲜半岛问题要有国家利益视角,这尽管是所有国际关系学者都明白的道理,但是在实践中走偏的情况比比皆是。作为中国学者,这里的国家利益首先是中国利益,其次也不能违背利益攸关国的利益。中国在半岛上的利益是什么,当然是和平与稳定,当然是促使朝鲜软着陆、促使韩国在中美间奉行一个更为中立的立场,同时,中国当然乐意看到在此基础上朝韩的统一。而这又是中国追求民族复兴、因而构建一个稳定、和谐、有利的周边环境的必然要求。可以说,中国过去在朝鲜半岛上的政策的主轴就是围绕此展开的。中国在半岛上的利益决定了我们在当前不具备改变现状的能力基础上,应在一定程度上维持现状、并在此基础上推动局势向着有利于中国利益和各国共同利益的方向发展。而当前朝鲜、韩国都蠢蠢欲动希望改变现状,美国、日本也希望借机改变现状。而这些所有改变现状的行为与方向几乎都在不同程度上以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为前提。因此,中国当前提出在半岛上的三条底线与此前的三条原则一样,都是希望能维护现状、并在此基础上向着有利于各方共同利益方向发展的举措。

  看待朝鲜半岛问题还需要理性视角。从政治学角度进行看,任何政权的追求的核心本质都一样,政权稳定、国泰民安、国际地位。只是各方所处环境不一样,政治体制不一样,所以选择的具体政策不一样。如果我们认为朝鲜政权就是个疯狂政权、韩国的政策就是愤怒的产物,那么我们还和他们谈什么?还有没有谈的必要?这和当年美国政府视某些政府为流氓政权有何区别。当然,坚持理性原则不代表各方采取的行为都是理性的。比如,造成朝鲜今天困难局面的就不仅仅是冷战格局的问题,显然与朝鲜采取的非理性行为有关。韩国部署萨德也并非完全理性行为。但是坚持理性原则,就是相信各个政权在决策时会从利益最大化、最优化的方向出发。因而,作为外部影响变量就需要去营造环境积极引导这些国家做出理性选择。比如,对朝鲜非理性行为进行严厉的制裁就是出于这个目的。同样,也不要认为韩国就一定会部署萨德导弹,从韩国的角度是否部署只是手段,目的是韩国国家利益。这就决定了在其未部署之前,外交工作的空间还是有的。理性原则之所以重要,在于我们可以透过他找到共同利益,推动国际关系的优化与进步。这也是国际关系学科不断科学化的根本动力。

  看待朝鲜半岛问题需要具有全局性视角。从规模上和影响力上,朝鲜韩国属于国际社会里的小国,即使统一后也顶多算是中等强国,但是地缘政治的重要性使得朝鲜半岛局势极为复杂,其国际地位也得以凸显。历史上几乎所有的东北亚大国都为了他发生过战争,日俄、中日、中美。想想还有哪个地区问题具有如此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意义?今天的中美日俄围绕半岛局势的竞争是历史的延续。再加上,今天分裂的朝鲜韩国之间存在存亡之争。坚持全局性视角,一方面要求我们任何时候都要放弃一夜之间就能解决问题的打算。中国在朝鲜半岛上的外交政策“走一步看一步”也的确属于情理之中与无奈之举。除中国外,哪个大国在朝鲜半岛上的外交政策不是如此?另一方面,要求我们在分析解决朝鲜半岛问题时要从中国的东北亚战略、周边战略、乃至全球战略(尤其是中美关系)的角度出发。

  看待半岛问题还需要具有历史视角。历史是推动人类进步的良师。这里不仅包括历史上大国围绕朝鲜半岛竞争丰富的历史,也包括中朝关系史和中韩关系发展史,而且也包括未来随着历史演进可能造就的新的历史。围绕朝鲜半岛,历史给予中国的有经验,更有深刻的教训。当前中国正处于近代以来前所未有的接近于民族复兴的时刻,相比于南海、钓鱼岛、两岸关系等问题的危险性与可控性而言,半岛问题是最有可能影响中华民族复兴的周边问题。当前半岛问题解决处于僵局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具备解决问题的强烈意愿,但缺乏解决问题的能力。而美国具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但是缺乏解决问题的意愿。从未来5-10年来看,中国很有可能具备解决问题的能力。这当然不意味着这段时间毫无解决问题的希望,也不意味着中国具备解决能力之前无所作为。如果美国出现像克林顿第二任期结束时那样的对朝政策,以及金正日当时的政策再灵活些,那么问题的解决大有希望。但是国际关系的现实性就在于我们不能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于他国身上,要从最坏处着想,这就要加强我们自身的能力建设。在此之前,中国当然应竭尽所能促使问题的解决,在此背景下很多时候也只能是危机管控,这正如过去与今天正在做的那样。

  有了国家利益视角、理性分析视角、全局性视角、以及历史视角,我们才能看清朝鲜半岛问题的真相,也能帮助我们在分析半岛问题时站稳脚跟,找到战略定力。(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 正在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访问学习)

(责任编辑:武晓娟)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