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农民工欠薪 关键在“一疏一堵”

2017年12月19日 14:12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新闻背景:

  今年1至11月,各地区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共查处欠薪案件12.8万件,为281万名劳动者追发工资等待遇224.5亿元。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仍未得到根本解决。人社部要求各地根据欠薪成因和特点,分类采取有效措施,依法依规限时予以解决,防范因欠薪问题引发群体性事件。(12月17日《人民日报》)

  欠薪问题何时不再成社会关注热点?

  每到年底,农民工欠薪问题总会升温,从中央到地方对此都十分重视,但欠薪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一些地方没有落实由施工总承包单位建立农民工工资专用账户,没有建立农民工工资直发机制,也没有实行实名制和分账制。再加上施工总承包企业往往将项目层层转包,即使建设单位把有关费用拨付给了施工总承包企业,施工总承包企业把工资拨付给了转包的施工队,但施工队头头不及时把工资发到工人手里或者卷款走路的话,就可能引发群体事件。【详细

  对于农民工欠薪问题,尽管有关部门一直大力治理,特别是出台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设立和司法解释,但从实际效果看,由于劳动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的梗阻,再加上有的规定不明确,一些案件只能止步于行政处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刑法打击恶意欠薪犯罪的效果,让“恶意欠薪入刑”难以落地。与违法成本低形成反差的是,农民工维权却要付出时间、财力等高成本。同时,有调查显示,农民工与用工方不签订劳动合同的比例很高。这无疑增加了农民工维权的难度,使得农民工在依法讨薪时陷入被动局面。【详细

  实事求是地说,治理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以下简称“双欠”)的条条杠杠应有尽有,并制定了有相关的刑罚规定,如果都能严格兑现,欠薪现象早就不复存在。由于执行乏力或曰缺位,以致“双欠”成为顽疾,甚至在一些地方愈演愈烈。每年都有“双欠”的典型案例被曝光,新近一例是陕西宁强县大安镇政府拖欠30名农民工工资80多万元,时间长达两年。新上任的镇长居然“霸气”回应:“谁当时签的字,你找谁去……现在镇上没钱,我也没法给你生出钱来。”如此,欠钱的成了“老爷”,讨债的成了“孙子”,欠薪怎能不愈演愈烈?【详细

  治理成效入政府考核,清欠就该这样坚决

  必须把遏制欠薪问题,提到“政治意识”的高度来认识和对待,强化刚性,铁腕治之。欠薪痼疾久治不愈,尤其是政府工程的拖欠,让公权力严重蒙羞。惩处“双欠”,无论怎么苛严都不过分,这也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亟需。【详细

  地方官员要有责任担当意识。12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考核办法》,其中确认,自2017年至2020年,对各省(区、市)人民政府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实施年度考核。考核结果分为A、B、C三个等级。考核结果作为对各省级政府领导班子和有关领导干部进行综合考核评价的参考,发现需要问责的问题线索,移交纪检监察机关。

  这一办法的确定,可以说是近期中央清欠工作的一大亮点。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作为地方领导,下大力气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是份内之责,更是重中之重,是否及时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直接考量着地方领导的民生情怀和担当意识。如今《办法》对治理欠薪提出了新要求,划出了硬杠杠,在这一硬性指标下,各地将不能再“以文件治欠薪,以会议治欠薪”,而要用实实在在的行动和成绩说话。【详细

  治理农民工欠薪顽疾需建长效机制

  治理欠薪必须祭出重拳。法律上必须体现“欠薪入刑”的刚性。过去的司法实践证明,“欠薪入刑”是治理欠薪的有效手段。对那些我行我素,一意孤行,不拿农民工工资当回事的企业法人,就要进行严厉的法律惩罚。只有加大欠薪违法成本,才能让一些企业法人敬畏法律,不敢轻易造次。与此同时,劳动监察部门责任意识也必须到位。这些年,一些劳动执法部门奉行“民不告官不究”,一定程度上纵容了欠薪问题,消解了欠薪成效。作为劳动监察部门,治理欠薪是职责所在,拿着人民的俸禄,就要为民做主。这方面,劳动执法部门完全可以有更多作为。【详细

  这几年,四川、陕西、山东等一些地方实行农民工工资直发,取得了良好效果。推行总承包企业直接或受委托发放农民工工资,可以对总承包企业进行有效的监督和管理,防止层层分包等问题,同时也可以对施工人员进行实名制管理,可以说是打到了建筑行业欠薪问题的“七寸”。有关部门只要对施工现场一抽查、一核对身份证,就能知道施工总承包企业有没有转包,存在不存在造假。再者,农民工工资直发要求给每个工人办理银行卡,工资按时足额打到卡上。这样就可以减少许多中间环节,施工承包单位再也没有花招可耍,能够从根本上消除农民工工资被拖欠的乱象。【详细

  治理农民工欠薪顽疾,应构建起监管长效机制。这就要求有关部门对用工单位的企业信誉、经营状况、劳动法律法规的执行、农民工薪酬“保证金”的运转情况等予以全方位监管,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防患于未然。目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已会同30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对严重拖欠农民工工资用人单位及其有关人员开展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明确了30条联合惩戒恶意欠薪行为的措施。这些更具针对性的措施,既是监管前置的重要举措,又是根治农民工欠薪顽疾的有效“药方”,必须不折不扣地得到执行。【详细

  微言大义:

  @钟锐宏:欠薪老板的心是黑的吗?多少家庭等着钱用啊!

  @罗大帅只有三岁_:谁也不想欠钱,一些老板是没拿到货款,真的没辙啊!

  @燕东妄人:做过工程的人都知道,很多政府单位都会欠账拖账。

  @可爱啊萌啊:工程都是层层分包的。包工头没实力包啥工程?

  @谦虚的岩宝宝:我家也是做工程的。有笔款项一直不给结,六七年了。给工人结的钱都是贷款,一年的利息好几万,家都快拖垮了。

  @热火里的冰块55:施工单位的工程款谁负责给要啊?

  @HaruHaruHarur:工程款真的太难要了,这种都是一层一层承包下来的,老板上头有老板,问老板要钱都说是上头老板没给钱,所以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不得而知,最倒霉的就是工人,或者最后一级包工头。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加强监管。

  @我本楚狂人1219822535:这样的新闻为什么每到年底就会有呢?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编后语:

  治理农民工欠薪问题是个系统工程,需要社会各方联动,共同出击,而其中的关键则是“一疏一堵”。“一疏”即全面推行农民工工资直发,彻底疏通资金发放的渠道;“一堵”即严格执行“欠薪入刑”,彻底堵死制度运行的漏洞。与此同时,还要切实增强农民工法治观念,引导农民工充分运用法律武器,理性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回顾:往期“经”点热评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