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达卿:该让外卖小哥慢下来了

2017年10月12日 07:54   来源:环球时报   杨达卿

  近日,上海市一组数据发布:上半年送餐外卖行业发生76起交通伤亡事故,平均2.5天一名送餐员伤亡。这个数据引发舆论热议,或许不只是外卖小哥的安全让人揪心,还因为在中国这个年交易额已超1700亿元的外卖大国,外卖用电动自行车和摩托车闯红灯、逆行等现象日益增多,新的“马路杀手”正在涌现。

  上海市是中国第一大经济城市,也是中国第一大商港。上海外卖行业情况是中国外卖市场的一个缩影。美国同是外卖大国,优步外卖等也在美国迅猛发展。笔者日前去了一趟纽约,在这个美国第一大城市、第一大商港也是全球GDP排名第一的城市,却看不到满大街的外卖用电动车、摩托车。

  原来早在2012年,因为快递电动车频引交通事故,纽约市警局以维护交通安全为由,禁止市内通行电动自行车和摩托车。2013年11月11日,禁令推及全纽约,全面禁止驾驶或出售电动自行车或电动摩托车,违者没收车辆并罚款250美元。

  若在纽约市订外卖,上门送餐的或是小汽车司机,或是自行车骑士。而且在纽约即使用小汽车送外卖,也不能太快!早在2014年,纽约市就规定市场机动车速不得超过40公里/小时,便于行人避险。

  从中国同行角度来看,这些禁令给纽约外卖、快递“最后一公里”的快送戴上了“脚镣”。2016年初,深圳、广州也先后因为电动车、摩托车频繁引发交通事故而“禁摩限电”。在没有其他快运工具可替代的情况下,“禁摩限电”造成了快递和外卖一时“断腿”。这引起广泛争议,有舆论直言“一禁了之”是懒政思想。

  如今,针对城市电动自行车、摩托车的宽松管理,给外卖、快递行业带来极大的运输便利。中国在线外卖交易额目前已超227亿美元,而美国仅60亿美元。而2016年中国网购消费总额也超过美英两国之和。这些发展离不开一线快递和外卖大军的勤奋,也离不开奔波的电动自行车和摩托车。

  但我们不能忽视快递、外卖等新兴跑腿服务经济崛起背后的问题。虽然现行国家标准规定电动自行车时速不能超过20公里/小时,但往往外卖用电动车、摩托车均超过30公里/小时,一些非法改装车时速甚至可达50公里/小时。高时速下逆向驾驶、闯红灯,常常付出血的代价,这是我们为了“便利”付出的越来越高昂的社会成本。这终将成为我们这个社会的不可承受之重,而其对规则、秩序及法治精神的戕害,更是我们不易察觉但实则更为深远的危害。

  市场的主体企业是否该担负起社会责任?中国外卖常在比拼30分钟甚至更短的配送时间,但也许每快一分钟,就意味着多出一些交通事故,多付出一些生命代价!日渐成熟的中国外卖企业是否该改变飙车突进模式?我们是否该反思反思,到了需放慢一些脚步而兼顾社会责任的时候了吗?

  对飙驰的外卖用电动车及摩托,一禁了之确有“懒政”之嫌,但也不能放任不管。“互联网+”餐饮、零售等衍生了许多经济新物种。面对互联网下的新物种,如果按照传统模块化管理,部门分割管理,对这些飙驰的新物种喊“慢下来”而无济于事,我们是否可切换管理方式,强化交通、公安、食药、商务等多部门横向协同,一起喊“慢下来”?互联网企业多跨界经营,管理者也需要更多横向协同,齐抓共管。(作者是现代物流报执行总编辑,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