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应追求社会价值增量

2017年02月17日 13:12   来源:人民日报   刘天亮

  通过共享实现社会资源的优化配置,是人类文明一贯的追求。采取市场化的手段,也应警惕纯粹的逐利压倒了社会价值增量的实现

  近几年,以“共享经济”之名闯入日常生活的新事物越来越多了,普及速度也越来越快。网约出租车的管理规则尚在完善之中,共享单车迅即风靡一时,而今共享汽车又开始在北京、上海、重庆等多个城市试水。一轮又一轮的风口,似乎证明共享经济时代的到来势不可挡。

  无论消费者是不是欢迎、能不能适应,共享经济作为一种方兴未艾的商业模式,的确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场景。一方面,各种共享产品提升了生活便捷度。比如,通过对冗余资源的激活和共享,出行可以自定时间和路线,租房子时间可以更灵活,甚至学习知识也可以通过付费模式得到快速而精准的满足。而从发展规模、行业成熟度、治理挑战等角度来观察,共享经济的春天似乎还不会这么轻易到来。

  从发展历史看,共享经济理念受热捧是基于两种优势:闲置资源的社会化再利用,用户需求的个性化配置。然而,共享经济新近才成为人类社会的宠儿,不是因为以前人们不知道共享可以优化资源配置,也并非没有尝试过共享模式,而是找不到很好的办法解决成本问题。

  其实,共享是具有一定门槛的社会合作模式,需要一系列的配套设计。比如出租闲置的车位,看似可以轻易解决停车位不足的难题,但实际操作起来并不简单:如何取得物业同意?有地锁怎么办?你回家时客户没离开怎么办?解决这些管理问题,成本恐怕已经远远高于利润。更不用说,共享经济需要社会信任机制作支撑,这还会增加治理层面的隐性成本。事实上,如何把共享和经济真正融合一起,形成既节约社会成本、又实现经济效益的发展模式,仍是尚未解决好的问题。即便在房屋共享、知识共享等知晓度较高的领域,成熟的商业模式也并不多见。

  而在行业成熟度比较高的共享模式中,一些现象也偏离了“通过激活社会存量资源来创新经济发展”的初衷。名曰共享经济,其实是资本市场的包装,往往多于盈利模式的创新;个性化服务的提升,也可能多于社会公共成本的节省。比如,最初的网约车,说好了是利用空闲私家车和空余座位减轻交通压力,结果却催生了不少专职网约车司机。到底是提升了资源利用率,还是增加了通行压力,这笔账并不那么好算。如今的共享汽车,也是走的类似模式,更多是通过增量服务释放了潜在需求。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共享经济光谱中的不同价值增量。倘若共享成色更浓一些,比如对顺风车、拼车、合租等优化闲置社会资源的方式,应该以宽容发展的原则,创造适应新业态发展的宽松环境,扶持它们形成站得住脚的盈利模式。而偏向提升服务水准的共享模式,则要相应提升精细化管理水平,审慎研究行业准入办法,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并处理好其与传统经济的关系,最终在平衡中把握机遇、化解冲击。

  通过共享实现社会资源的优化配置,是人类文明一贯的追求。共享经济真正的活力,不仅来自于互联网技术或者将社会潜在资源激活的商业模式,更源于对社会真实需求、美好期待的有效回应。采取市场化的手段,也应警惕纯粹的逐利彻底压倒了实现社会价值增量这个目标。抵御住资本套利的诱惑,致力于价值的共赢,共享经济才能行稳致远,真正迎来属于自己的时代。

(责任编辑:范戴芫)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