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为G20峰会做铺垫

2016年06月12日 08:04   来源:中国网   纪明葵国防大学教授

  6月7日,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闭幕。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达成的四项主要成果,虽有原则一致,但诸多不一致的细节尚待协商敲定。这些成果的进一步落实,不仅在为2016杭州G20峰会做铺垫,也对中美双方,尤其是对中国宏观政策的下一步走向也尤为关键。

  四项主要成果

  第八轮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恰逢2016年G20杭州峰会即将召开、中美贸易摩擦上升、人民币SDR(特别提款权)旅程正式起航、人民币和美元预期不断等复杂背景交织,因此,对话成果值得关注。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四项主要成果有:交换双边投资协定(BIT)负面清单;人民币业务将在北美开展,中方将给美方2500亿元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额度(RQFII);提振经济,避免人民币竞争性贬值;中方将减掉1.1亿-1.5亿钢铁产能,并承诺不新增产能。

  这是目前中美双方在经济和政策领域里矛盾冲突最多、最受两国企业和金融业关注,也是对下一步中国宏观政策、对外开放、货币政策和产业政策影响最大的四个方面。这些成果的进一步落实,将为2016杭州G20峰会做好铺垫。

  交换负面清单至关重要。负面清单在上世纪80年代中美双边谈判投资协定就开始酝酿。中美BIT谈判是在进一步落实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美的成果。中美BIT谈判达成对双方企业在对外投资时,除了被明确列出的负面清单之外的一切领域,都享受与本国企业同样便利的国民待遇。也就是说,BIT只要达成,出了在国家安全、核心信息技术等领域,在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中国企业在美国进行的投资、并购和经营行为,均享受的美国国民企业待遇。同样,中国也将给美国企业在中国的投资、并购和经营行为提供国民待遇。

  对于中国而言,中美BIT谈判的意义不亚于“第二次入世谈判”,旨在以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定,为中美两国投资者相互保护对方在两国直接投资财产与利益的安全。

  BIT谈判仍有困难

  美国需要对负面清单以及相关的法律解释中列举的关键基础设施、重要技术、国家安全三项,给出更清晰的定义。美国要澄清美国的安全审查制度,明确哪些领域是美国国家安全涵盖的范围,以消除美国行政当局随意做出中止项目的可能和担忧。

  在知识产权保护、外资并购审查机制方面,中国需作出更多知识产权保护承诺,美国则需要考虑进一步放开中国企业对美国国内高技术产业的投资、进口、技术转让等方面业务限制,给有关高技术企业的并购、进口等行为提供更宽松的政策环境。

  中国需要进一步考虑在美国企业诉求较多的金融服务、农业、汽车、医疗等领域,对美国做更多审慎但有突破性的开放,并在涉及投资审批程序、投资者法律保护等方面做出更为透明的承诺。美国则需要在上述领域中,对中国一些产业的实际发展状况做更多切合实际的考虑。

  目前中国国内金融市场还不够稳健,中国监管部门对金融市场的监管能力、风险管控能力还极度欠缺,因此盲目开放金融业,无论出于经济角度还是政治角度,都不现实。

  中方将给美方2500亿元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额度,这反映了中国积极开放金融市场的态度。相比之下,人民币境外合格投资者额度美国哪些投资机构能够入围更为重要,因为美国一些活跃度较高对冲基金能都参与进来,这直接考验着中国在金融市场开放方面的容忍和监管能力。开放RQFII是此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达成的一个重要成果,但相对于美国更大的诉求和中国面对的客观压力,未来还有更多议题需要与美国对话协商。

  中美应正视分歧

  习近平说,有了分歧并不可怕。关键是不要把分歧作为采取对抗态度的理由。有些分歧可能无法在短期内解决。双方都应该站在对方的立场考虑,以务实和建设性的态度加以管控。

  在两国最高级别的年度对话机制上,中国传递的信息是非对抗以及搁置争议寻求互利。中美在亚太地区存在广泛的共同利益,这里不应该成为博弈的竞技场,中美要“防止浮云遮眼,避免战略误判”。

  中美要“妥善管控分歧和敏感问题”,中美双方存在一些分歧是正常的,双方应“坚持求同存异、聚同化异”。中国自古以来就拥有对南海管辖权和领土主权,包括声索国在内也都承认九段线内属中国领土。只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南海发现了石油,南海周边声索国才开始疯狂侵占我海洋领土,特别是“国际海洋法公约”出台,发生了专属经济区划分的矛盾。而中国在签署“国际海洋法公约”时,按照海洋法公约规定已确认了涉及海洋领土主权问题不接受任何法律裁决。

  为了解决与周边索权国之间的矛盾,中国甚至提出了“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原则”,中国与东盟共同签署了“南海行为宣言”,要求南海领土矛盾要采取和平解决争端,双边对话解决,中越之间已经取得了部分成果,中越菲在共同勘测地震问题也达成了协议。只是由于美国提出重返亚太,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南海有美国利益才使南海矛盾升级。而美国提出的南海自由航行权不是商用船只的自由航行权,而美国军事力量在别人管辖区的自由航行、侦察的权力。美国至今都没有批准国际海洋法公约,反过来天天用海洋法说事,让别人接受早已排斥的裁决;自己却用国内法代替国际法,不承认各国拥有的12海里主权,强行进入别人领海侦察监视获取情报,这就使海洋争端更加麻烦,因此,各方只有冷静下来用和平的方法关照各方利益才能使矛盾更好的解决,靠强大的军事力量面对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是不可能解决问题,最多也就是两败俱伤。

  中美在亚太地区拥有广泛共同利益,“宽广的太平洋不应该成为各国博弈的竞技场,而应该成为大家包容的大平台”。应该保持经常性对话,共同应对各种挑战,培育“共同而非排他的‘朋友圈’”。

  中美战略经济对话虽然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为G20峰会作了较好的铺垫,但双方矛盾仍然存在,南海新旧矛盾紧张气氛仍就是笼罩在G20峰会前面的乌云,中美两国必须设法找到两大强国的共同基础,如网络安全、经济安全、金融安全等,才能共同应对挑战而不是玩零和游戏。

(责任编辑:范戴芫)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