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副市长提出的“G20香”被砸臭鸡蛋冤不冤?

2016年01月21日 14:05   来源:光明网   舒圣祥

  杭州即将举行旅游饭店迎G20峰会杭帮菜菜品及服务技能大赛的消息一出,不少人都在想象最终选出的20道杭帮“峰菜”会是怎样的美味。如今,大赛具体方案出炉了,组委会制定的比赛规则非常详尽。不过,杭州市副市长张建庭认为,杭州酒店的很多细节还需要提升。“比如,服务员无论男女,都应该使用香水,我们甚至可以给它起名叫‘G20香’,这样才能给客人良好的服务体验。”(1月20日《钱江晚报》)

  就像北京的“APEC蓝”,杭州承办G20这样的盛会要求男女服务员都用“G20香”,或许也算是我们的待客之道吧。说到底,推出杭帮菜菜品及服务技能大赛,就是要为今年在杭州举办的G20峰会服好务。副市长提出男女服务员都要喷洒“G20香”,目的无非是要精益再求精,锦上再添花。

  可惜,副市长的好意显然遭到了公众的“误读”。一种声音唾沫横飞地指出,这是纯粹的形式主义,有人无比高大上地议论起了“文化自信”的问题,“人家到我们这儿来,得按我们这里的规矩”;更有甚者,竟然做起了狗屁不通的歪诗,山外青山楼外楼,香风熏得市长醉……

  我分明感觉到,大雪纷飞的洁白背景里,正嗖嗖嗖地砸过来一个又一个的臭鸡蛋与烂菜帮,让“G20香”还未香气四溢,就已经传出来一股子浓浓的臭味。

  普罗大众确实难以理解,像“服务员展示红酒时要将瓶身倾斜45度,商标朝向宾客,斟酒时要先给主人闻塞(红酒木塞)后,从主人右侧倒入1/5杯红酒”这种细节,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酒瓶不小心倾斜了50度,难道就是服务质量有问题?外宾就会认为咱们失礼?到底是人家苛刻还是咱们无聊?如果是商业行为,企业怎么要求员工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作为官方行为,强制性做出某项细致到酒瓶倾斜度的服务标准,是否有点不必要的小题大做?

  “G20香”之所以挨骂,恐怕是因为公众闻到了已然过时的官僚气息——如果官员可以根据个人好恶强制男女服务必须喷洒“G20香”,那这种无处不在、无不可为的权力,又有什么办不到的呢?在服务G20峰会的前提下,权力是否可以突破边界,事无巨细到任何想去的地方,这是一个问题。在“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意义上,绝不是只要目的正确就可以无所顾忌的;“G20香”无论副市长多么喜欢,服务员也可以不喜欢,并且拒绝喷洒。

  在关于权力的名言里,有一句是这样说的:公职是公众的信托所,它的全部权力和机会都应用来为人民办事,就像公款应当用于公共福利一样。基于此,权力的拥有者应该明白,不要随意让自己的喜好成为他人的义务,更不要让自己的随口一说成为他人必须执行的“法律”。

(责任编辑:李焱)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