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之痛再证安全之重

2014年08月05日 07:07   来源:新民晚报   赵志疆

  这是一个令人欲哭无泪的场景——丈夫经过妻子的病床前,却无法辨别出妻子的容颜,“太惨了,头发都几乎烧光了,不仔细看完全认不出来。”“七夕”本是团聚的日子,但在昆山,却有75个生命在这个阴雨天和亲人永别。据最新统计,江苏昆山中荣金属制品厂特别重大爆炸事故目前已死亡75人,伤185人。根据调查,初步判断为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粉尘遇到明火引发爆炸,是一起重大责任事故。

  新闻发布会现场,昆山市长路军当场哭泣。这眼泪,既有悲悯与伤心,恐怕亦不乏自责与懊悔——比照《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此次事故已属于“造成30人以上死亡”的特别重大事故,地方政府负责人自是难辞其咎。实际上,中荣金属制品厂两个月前已经发生过一次同类事故,只是侥幸没有人员伤亡,甚至就在此次事故发生前的一个小时,从台湾赶来的公司法定代表人吴基滔还在敲着桌子强调安全,他要求必须更换两个月前起火的除尘设备,并找一个有经验的安全员。然而,一位副总却提出异议,原因是“现在更新安全设备会影响产能”,没想到一场巨大的灾难随即到来。

  当地安监部门在哪里?如果企业的安全状况仅由企业领导商议决定,又将隐藏着怎样巨大的风险?这样的问题发人深省。随着事故涟漪效应的放大,越来越多“魔鬼的细节”渐次呈现:“粉尘大得都看不到人”、“这些年,通知来了一箩筐,层层检查也是家常便饭,但来人了做做样子,过后还是老样子”……就是这样一家企业,却一次次在相关部门的检查中“蒙混过关”,这或许才是此次事故最令人震惊的地方——在没有发生事故的企业,还有多少“魔鬼的细节”仍在继续潜伏?

  虽然只是县级市,昆山却一直在引进外资方面领跑全国,而且经济体量堪称惊人,昆山2013年GDP达到2920亿,接近海南全省的GDP总量。早在开发阶段,昆山就明确提出“硬件不足软件补”、“政策不足服务补”等引资策略。随着台资企业不断增多,昆山建立了台商投资协会、“马上办”办公室、24小时台商投诉中心,市长手机号码也通报给台商,建立台商沙龙定期阐述政策变动……与这种招商引资热情相比,当地对普通劳动者的关怀与保护做得怎样?仅就此次事故来看,在不少职工的描述中,这家企业甚至还带有一丝“血汗工厂”的味道,这种反差无疑不该存在。

  无论任何时候,安全与环境都不应该成为企业发展的牺牲品,政府部门更不能将监管之责让渡给企业。相比对当事人的惩处,监管制度上的深刻反思同样不可或缺,惟有如此,才能在维护劳动者权益的同时,确保地方经济健康持续地发展。

(责任编辑:年巍)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