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亵渎了那一片爱心支教?

2013年07月16日 06:54   来源:红网   范德洲

  厌倦了名不副实的“爱心支教”,7月11日10时,安庆市枞阳县后方乡,大二女生晏子(化名)拖着行李离开了蓝天幼儿园。唯一让她放心不下的是那些孩子,“是我们这些‘省城专业老师’招揽他们过来的,朴实的父母交了血汗钱。即便我走了,欺骗还在继续。”(7月15日中安在线)

  这名大学生所说的“欺骗”,究竟是一潭什么的浑水呢?一个月前,在安徽农业大学、安徽大学江淮学院、合肥学院等省城多所高校,一张张“爱心支教”的宣传单悄然贴进校园。“爱心支教”很快汇集合肥近百名爱心大学生。经过合肥“状元教育”中小学辅导中心的培训,这些大孩子们热情奔赴多地农村支教点,结果却发现这完全是一场变了味的“爱心支教”。

  爱心变味,首先是变在“支教”变成了“招生”。在积极热情的大学生看来,他们下乡,是为了支教,而事实上,他们这一群“省城来的专业教师”,不知不觉中,沦落为不良之辈欺骗当地百姓的王牌。支教点的一些负责人,以他们为幌子,假家访之名,行欺骗之实,目的就是让当地的百姓心甘情愿地掏出钱包,送自己的孩子到那些支教点接受培训。毕竟,对于那些偏远地区的农民来说,“省城来的专业教师”,还是很有诱惑力的。在望子成龙的心态之下,他们往往不惜砸锅卖铁。

  这一变味,导致爱心支教,即使已经开展,那也是为了应付。明明是化学专业的老师,结果却临时客串物理的课程,让支教老师感叹,一些题目,自己都做不起来。但是,支教点却能够应对自如。因为,他们早就准备了所谓的“鸳鸯试卷”。所谓“鸳鸯试卷”,就是两种难度不同的试卷。为了引起家长的重视,让他们发现孩子的差距,支教点先让孩子完成难度极大的试卷。而等这些孩子接受培训后,他们再拿出一套难度很小的试卷,让家长感觉到,自家的孩子,在这些省城来的专业老师的指点之下,飞速进步。如此玩弄手段,也算是用心良苦了。不过,他们的苦,是有收获的,那就是,让那些家长心甘情愿地奉送自己的血汗钱。

  这样的支教,是对当地百姓的伤害,也是对大学生爱心支教的伤害。然而,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样的支教点,是如何生存的呢?明明没有学生,支教点那么多的班级,是怎么成立的呢?谁在审核这些支教点的资质呢?这一些完全是挂狗头卖头肉的支教点,又是如何成功打进高校校园的呢?再往深层想一想,我们甚至为那些满怀一腔爱心的大学生的安危而担忧,让那么单纯的大学生去这种无良的支教点支教,岂不是以肉投馁虎?

  大学生爱心支教,对于提升一些偏远地区的教学水平,无疑具有极其重要的推动作用,同时,这也锻炼与提高了爱心支教的大学生们的能力。,即使仅仅是从弘扬爱心的角度出发,我们也应该大力支持。但是,眼下的支教,似乎多是处在自发的状态甚至是失控的状态,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变味的支教,伤害了大学生的爱心与热情,而且,也沦为一些不良之辈的牟取暴利的手段。因此,我们再也不能等闲视之了。

(责任编辑:年巍)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