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培永:共同富裕有两个对手

2019年01月28日 07:38   来源:北京日报   

  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年会致辞中表示:“我们只能在做大蛋糕的过程中寻求更好地切分蛋糕的办法,决不能停下来、就切蛋糕的办法进行无休止的争执。”无休止地争执无益于问题的解决,发展的不平衡要靠发展来解决。

  现实中,有些人由于现实社会的不尽如人意,就对未来失去信心,就认为中国社会不可能实现共同富裕,这无疑是一种历史悲观论。拿今天的经验现实去评判理论本身错误、去否定已经取得的进步,无疑也是有问题的。这是对理论本身的误解。

  改革开放之初,我们追求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最高理想,必须面对当时贫穷的国家现实,不能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去奢谈看不见影的共富。追求共富,必须立足中国贫穷、发展太慢、人民生活水平低的国情,正如邓小平所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发展太慢不是社会主义”,“经济长期处于停滞状态总不能叫社会主义”,“人民生活长期停止在很低的水平总不能叫社会主义”,等等。这些问题必须解决,这种局面必须打破,让中国先发展起来,把蛋糕做大,才能谈共同富裕的理想。

  改革开放的事实证明,以先富带动后富、实现共富,释放了社会的活力和激情,创造了难以想象的经济奇迹。没有这套共同富裕理论的指引,中国不可能发展到今天这种状况,我们可能连思考如何共富话题的机会都没有。我们不能以一种事后诸葛亮的态度、以嘲笑的态度来对待已经大大改变社会进程的理论。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事业,全面深化改革,需要在先富的基础上思考共富的问题。没有人忘记“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社会主义从根本上区分于资本主义,还是要体现在追求共富、社会公平上。追求共同富裕是改革的强大动力,它刺激着人们不懈奋斗。

  共同富裕实际上有两个对手,一个是平均主义,一个是两极分化。

  共同富裕把先富作为手段,把共富作为目标,先富服务于共富,允许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避免了要求同步同时富裕实际上却是同时贫困的局面,从而克服了平均主义的影响。

  现在,共同富裕要面对第二个对手——两极分化。先富不一定会带来共富,如果不加防范、不加引导,先富者可能会永远富裕,而且越来越富裕,那些没有机会先富的社会成员可能将彻底失去富起来的机会。先富必须带来共富,这是改革想要的最终结果。避免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确实是个难题。比起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大家共同富起来显然是更难的问题。

  改革要确保富起来的条件,即诚实劳动、合法经营,坚决杜绝“通过诚实劳动、合法经营的富不起来,富起来的绝对不是通过诚实劳动、合法经营”的现象。它要坚决抵制少数人财富的积累建立在对大多数人掠夺的基础之上,它要创造机会让大多数人从后富中摆脱出来。走向共同富裕,不能走极端,也要避免采取激进的方式“杀富济贫”,如果操之过急,重提阶级斗争,重搞财富平均分配,势必引起社会动乱。

  我们不能要求共同富裕立即实现,要坚持逐步地、循序渐进地实现。只要我们确实是把蛋糕越做越大,离共同富裕越来越近,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近,我们就应该相信它能够实现。

  (作者陈培永为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李焱)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