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试教育只会量产颓废的大学生

2017年07月31日 13:51   来源:光明网   余寒

  华中科技大学新规出台,吓坏不少学渣。新规是这样的,在校普通本科生,因学业成绩未达到学校要求而受到学籍警示处理,或因其他原因不能坚持正常学习的,可申请转入专科学习,达到专科毕业要求后,按专科毕业。因特殊困难不能完成本科学习者,也可以申请转入专科。

  概括来讲,就是学业不达标,本科降专科。至于说学渣担惊受怕,存在理解偏差,新的降级就学方式,其实是在退学之外,提供了另一条自救通道,学生多了一项选择。当然这里面关键还是尺度问题,如果学校从严把关,收紧学业考核,那学渣们确实该提心吊胆起来了。

  华科大的这次新规,不少人点赞,被当做教育改革的积极实验。老实说,这本身是一种很奇妙的格局,它说明在高等教育领域,学业警示制度缺失,纵容学生混日子是常态。严进宽出的原则贯彻久了,大学生当然会被惯坏。所以一方面高校毕业率长期维持在95%以上,与此同时,学历严重贬值,文凭成为就业市场的镀金工具,毕业生技能素养每况愈下。

  不过,大学生缺乏独立学习的能力,未必只因警示机制缺失。追根溯源地讲,它实际上是长期应试教育反弹的结果。很多大学生,在高中冲刺阶段,班主任经常会灌输达到了大学就会轻松许多的减压理念,可见整个高中和大学的学习氛围,是完全脱节的。高中奉行三点一线的规律生活,作息时间精确到分钟;大学则完全解除了所有外在束缚,目标是培养学生的自主意识。但问题是,经历了十多年间应试教育驯化的他们,根本没有心理上的准备。

  结果可想而知。自主学习能力,很大程度植根于兴趣,应试教育重压下的中国学生,是很难有兴趣可言,就算有兴趣也会被培养为竞赛工具,如奥数等。升学是指挥棒,所以他们对于学业的理解,更多是出于高考这两天的长期铺垫。一旦高考结束,进入大学,高考的指挥棒没有了,就业市场上的专业对口率极低,迷失在宿舍的游戏中是很正常的现象。

  大学前后,两套教育思维和逻辑,反差度简直天壤之别。其断裂之处,经常会让大学的改革倍显无力。比如现在很多大学会有自主招生,但这种招生,通常还是围绕分数转,根本无法挖掘学生在某个领域的天赋。教育警示机制同样如此,大学可以变得很严格,提高退学率或者降入专科的淘汰率,但这种转变,何尝不是把高中那种应试压力,重新接续四年?

  基于学业警示的任何尝试,首先都得明白一点,变革的目标,并不是为了毕业率的数字更好看,或者说提高大学生应付考试的能力,而是提升其自主学习的意识,让其能够在大学四年挖掘自身的潜能,并尝试着对接社会。以此来看,华科大的降级措施,注定难掀起涟漪。(余寒)

  这也从侧面说明,应试教育塑造了一种铁板一块的思维格局,它的影响力没有随着高考而结束,而是传递到大学,并进入社会,难以撼动。大学里所有的颓废,无非是因为压在身上的重担一下子没了,温情脉脉的象牙塔下,高中阶段最重要的学业,变得最不重要。对于这种局面,我们当然鼓励大学在学业警示方面的尝试,但把全部希望都寄托于此,或者说过分夸大其积极的后果,结局可能注定会让人失望。(余寒)

(责任编辑:范戴芫)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