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夏:中国如何在全球创新体系中后来居上?

2016年08月14日 06:41   来源:中国经济网   

  核心观点: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郭夏认为,美国通过航天高科技成果的商业化开发和创投资本体系的加速孵化,兴起了引领全球产业创新的科技革命。“一带一路”战略是中国的宇观经济创举,中国的创新驱动战略和创新兴国战略将在未来几十年间,使中国在全球创新体系中逐步实现后来居上。

资料图片

  谈到创新,可以有三种不同的综观语境:微观经济与企业创新、宏观经济与国家创新、宇观经济与全球创新。掌握宇观经济学和全球创新论对于理解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和创新驱动战略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和广角见解。

  企业创新论的代表人物是熊彼特,他最早将“创新”思想引入经济学。熊彼特认为,“创新”是指新技术、新发明在生产中的首次应用,是指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或供应函数,是生产要素与生产条件的新组合。熊彼特强调创新是推动经济增长的动力,而且这种增长呈现周期性。创新推动经济增长,为首创者带来利润。其他企业为了获取利润,也会对其进行模仿。但当大部分企业都在模仿创新之后,经济就开始出现停滞。这时,必须进行新一轮的创新。这也从技术创新的角度解释了资本主义经济发展过程的周期性。

  国家创新论的代表人物是克里斯托弗·弗里曼。弗里曼通过研究日本企业组织、生产组织、政府的作用,深入分析了日本的技术创新机制,于1987年出版了《技术和经济运行:来自日本的经验教训》。弗里曼特别强调政府政策、企业及其研究开发工作、教育和培训、产业结构四个要素。他指出国家创新系统是一种处于公私领域里的机构网络,其活动和行为启发、引进、改造和扩散新技术。弗里曼在此所定义的国家创新系统,实质上是国家技术创新系统。与此同时,纳尔逊在1993年主编的《国家创新系统》一书中,比较分析了美国和日本等资助技术创新的国家制度体系。

  宇观经济学的全球创新论是基于新生经济学理论提出的超级创新论。人类经济经历从猿类变成人类的灾变本原经济阶段,又经历了从原生经济、次生经济到再生经济的演变经济阶段,最近几十年才在航天高科技拉动之下出现了新生经济为主导的创变阶段。这种创变新生的全球浪潮就构成了我们耳熟能详的全球创新。全球创新的实质就是以航天高科技为龙头的全球创新体系。

  最早的全球创新体系发源于硅谷的美国新经济+全球新兴市场经济。美国新经济的源头可以追溯到肯尼迪时代的阿波罗登月计划。美国通过航天高科技成果的商业化开发和创投资本体系的加速孵化,兴起了引领全球产业创新的科技革命。美国通过向第三世界国家转移低端产能,实现了他的产业换代和利益升级;通过参与全球创新的顶层设计和龙头产业开发,成为分享高端全球创新红利的创新型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是中国的宇观经济创举,中国的创新驱动战略和创新兴国战略将在未来几十年间,使中国在全球创新体系中逐步实现后来居上。

  郭夏:《解码经济——新生经济学导论》作者,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新生经济研究院院长,中国经济网特邀财经评论员、评论理论频道专栏作者。


  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开放投稿,原创评论、理论文章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中国经济网评论理论频道征稿启事


相关文章:95年历程展现了党的创新基因 

     
郭夏:开发航天科技 构建创新国家

     新生经济体制助力创新驱动 

(责任编辑:范戴芫)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