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牢记责任

2018年10月12日 07:21   来源:北京晨报   

  博物馆不是容错之处

  北京晨报:有网友爆料,渭南市博物馆三楼历史人文主题馆内近现代时期关于胡景翼的介绍展示中,有一篇《讨陈檄文》,该文章全篇错用了2010年国美控制权之争时的一篇文章,并不是历史上胡景翼发表的《讨陈檄文》。

  范军:对于错用“檄文”一事,该馆工作人员自己都一头雾水:所有展品均经相关专家审核过,怎么会出问题呢?这事只能做两种解释:其一,工作人员没有对网文进行辨别,要么存在严重不负责任,要么就是不具备基本文史知识的“门外汉”。其二,所谓的“专家审核”,也可能是走过场,因为如果专家都看不出文章有假,那只能让人笑掉大牙。博物馆是征集、典藏、陈列和研究代表自然和人类文化遗产的实物的场所,是一个集中展示地方文化的窗口,一个为公众提供文化、教育和欣赏的专业机构。鉴于此,博物馆工作的严肃性与准确性必须得到最高规格的对待,绝对不容许向公众展示或传播错误的知识。博物馆五花八门的错误,不仅是让博物馆蒙羞,更是让一座城市的文化窗口蒙羞,让历史文化和历史人物蒙羞。

  平台责任不该是盲区

  北京晨报:成都市民刘女士通过某出行平台搭乘了一辆顺风车。上车后,她闻到车上一股刺激性味道,开始短暂出现头晕目眩、气短胸闷的情况,她感觉到不对劲:“难道司机放迷药了?”想到之前的种种案例,她要求司机马上靠边停车。随即,司机停车靠边,刘女士将这一情况向平台反映,该平台回应称,已经对车主账号进行封号处理。

  宋潇:根据最新报道,当事司机后来否认了对刘女士“下药”的说法,他称自己当天只是抽了一支烟,香精味道比较重而已,而据刘女士反映,当时司机已经接满了4单,但却能绕过平台,和自己进行“线下交易”,她怀疑,该平台泄露了自己的隐私,对处理结果也并不满意。需要强调的是,刘女士能够敢于发声,把自己的疑问和担忧提出来,即便最后证明是“误会”,也已经是莫大的勇气,能让更多女乘客意识到,以后搭乘顺风车时,还是得多留个心眼儿,随时注意自身的隐私和财产安全。此事最大的价值在于,让我们看到,不管是在事前还是在事后,顺风车平台的责任,都不能成为一个盲区。否则,每每出现类似事件,平台一句“对车主进行封号处理”,就想息事宁人?

  回收农药包装废弃物

  北京晨报:为降低农药包装废弃物对农业生态环境的影响,天津市农委等3部门近日联合印发的《天津市2018年农药包装废弃物回收处理实施方案》提出,通过在全市开展农药包装废弃物的回收与处理,以“群众收集、有偿回收、集中处理”为基本模式,建立起部门协调、属地管理、群众参与、推动督导的集中收集处理模式。

  杨玉龙:广大农民种田都离不开农药。除草剂、除虫剂、拌种子药等等,五花八门。袋装的、塑料瓶装、玻璃瓶装的等,方便了农民,但也带来了一个问题,就是废弃的农药包装该如何处理。由于经销渠道、回收体系不完善等原因,有许多农民,图方便省事,将包装袋随手一扔了事,如此不仅对农村生活环境以及土壤、水质造成污染,而且埋伏下安全隐患。统一回收、集中处理,是解决农药包装废弃物的有效举措。以天津市为例,就提出各区要结合本区实际,建立有偿回收网络,原则上每乡镇不少于1个回收点,可依托较大农药经营门店或乡镇农业服务站。并明确回收网点应统一对外公示,且集中收集箱要有明显警示标识。如此,就让这些农药包装废弃物有了“安全之家”。

  假陈醋毁了千年醇香

  北京晨报:在很多旅游攻略里,老陈醋是游客来山西平遥古城最应该入手的特产之一。在古城,各种大小、各种颜色的醋罐、醋坛子,也被摆在一个个紧挨着的醋店内外,“纯手工酿造”、“古法酿造”、“纯粮老陈醋”的牌子随处可见,在国庆节长假里吸引着无数游客。但在平遥古城,廉价的贴牌醋、勾兑醋在很多醋店销售,有的稍作包装,就变成售价上百元的“老陈醋”,有醋商坦言“专坑外地人”,当地居民买醋都避开古城醋店。

  戴先任:平遥陈醋坚持纯手工酿造、古法酿造等等,所以虽然历经岁月沧桑、穿越悠久历史却能历久弥香,这贵在匠心与诚信。但假陈醋却完全推倒了这一切,为了挣快钱,可以不择手段,弄虚作假,欺骗消费者。要让平遥陈醋的醇香继续飘扬下去,要让平遥古城的形象与声誉不至于被奸商所毁,需要当地政府真正拿出刮骨疗毒的决心,对于当地的旅游市场加大监管力度,形成常态化、长效化的监管机制。不要让当地特有的旅游资源毁于不法分子之手,这毁掉的是平遥古城千年传承的传统技艺、优良传统文化等“千年醇香”,也毁掉的是平遥古城的未来。

  虐童者剥夺监护资格

  北京晨报:河南商城县男子刘明举前后共生育8个孩子,其中女儿老二被拐,另一个孩子意外死亡,剩余6个孩子中,有5个曾被“出租”给小偷,为行窃打掩护,每个孩子每年“租金”从400元涨到5000元。在其捆绑、虐待子女的事被邻居举报后,村委会起诉要求撤销其夫妇对6个孩子的监护人资格,并最终胜诉。

  郭元鹏:按照法律规定,虐待孩子,就是违法行为。我们必须从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高度,严厉打击虐待孩子的行为,正常的教育和虐待孩子需要区别开来。需要进一步细化“虐待”的性质,究竟什么程度才算是“虐待”?不能只是打断了胳臂,打断了腿,身体处处伤害累累才算是“虐待”,“虐待”的标准也需要与国际接轨。我们在看一些国外电视剧的时候,会很是疑惑,家长只是辱骂了几句孩子,只是殴打了几下孩子,就会有警察主动找上门来。而我们的情况是,即便是有人举报了,如果没有造成事实上的伤痕累累,也不会较真儿。保护未成年人,需要细化“虐待”标准,需要提升“虐待”标准。

  超标电动车严查责任

  北京晨报:山东菏泽多名学生家长反映,当地整治超标电动车却和学生的“道德品质分”挂钩。菏泽市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近日告诉记者,学校对此次整治行动的响应均以宣传、劝导为主,否认存在“将整治规定与学生分数挂钩的行为”。“没有相关规定,也没有听说中小学在执行类似的规定。”该工作人员称。

  张立美:学校参与治理超标电动车,必须承认,从效果层面说,这比公安机关单打独斗治理超标电动车可能要好太多。毕竟对于我们绝大多数中国人而言,孩子永远摆放在第一位,为了孩子,只能接受和服从学校、老师提出的一切要求。既然学校和老师不让骑超标电动车了,那么家长只能也只好放弃骑超标电动车上下学,决不能因为自己的不配合给孩子招致麻烦,影响孩子的学业。但是,不管学校有没有采取将家长骑超标电动车的行为与学生的“道德品质分”挂钩的办法治理超标电动车,即便学校只是劝导家长不要骑超标电动车送孩子上下学。公安机关、教育主管部门要求学校参与治理超标电动车,这在本质上就是将治理超标电动车的责任和本职工作转嫁给学校和学生,实质上是一种推卸责任的做法和行为。

(责任编辑:臧梦雅)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