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能保持经济高增速吗?这个难度真不小

2018年07月30日 07:47   来源:中国网   连俊

  当地时间7月27日,美国商务部公布的初值显示,今年第二季度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按年率计算达到4.1%。尽管这一数据低于市场平均预期的4.2%,但也创下了近四年季度增速高点。美国总统特朗普还专门为此发表讲话称“这些数字非常、非常可持续”。

  不过,与特朗普政府在经济增速上的乐观态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金融市场并没有因为这个数据而兴奋。纽约股市三大股指27日不约而同地收盘下跌,其中纳斯达克指数跌幅高达1.46%。

  究其原因,固然有机构早已预见到美国二季度增长将相当可观的因素,有关利多的消息都消化得差不多了。但更重要的因素,还在于投资者普遍对美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持悲观态度。很少有经济学者对特朗普政府的前景展望表示赞同,更具代表性的观点则认为,“随着减税和政府支出增加的效应逐渐消退,经济增长将会减弱。”

  换句话说,不论是短期因素看,还是从中长期看,美国二季度的这种高增速不可持续。

  从短期因素看,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此次美国经济的高增速,一方面受到个人消费开支和企业固定资产投资支撑,另一方面则是“受到出口意外大幅增长等暂时性因素影响”。尤其是后者,有美国媒体指出,“在其他经济体对美国商品采取的报复性关税生效前,美国商家抢先在今年第二季度大幅增加农产品和食品饮料等出口,令净出口为当季美国经济增长贡献约1个百分点。”因此,随着美国向全世界开打贸易战,外贸在美国经济增长中扮演的角色很有可能会从贡献者转变成拖累者。

  从中长期看,在美国货币政策持续收缩的条件下,美国经济很难保持高速增长。实际上,如果梳理过去5年美国经济增长的季度数据,并与同期美国货币政策走向进行比较,我们就会发现美国经济增长,与宽松的货币政策之间有着很强的正相关关系。

  比如,2014年第三季度美国GDP年化增速高达5%,但当年10月,美联储宣布退出量宽政策,此后第四季度美国GDP年化增速降到2.3%。又如,2015年第三季度美国GDP年化增速为2%,但是当12月美联储宣布加息之后,2016年第一季度年化GDP降至0.8%。

  毋庸置疑,在经过多年的宽松货币政策刺激之后,美国经济增速持续超过其潜在增速,推动美国疲惫已久的核心通胀率出现显著上升的可能性不断加大。2017年下半年至今美国经济的走势也印证了这一点。但是,同样不能否认的是,这种增长仍是在宽松货币政策尚未完全退出的情况下发生的。随着美联储对货币政策的持续收紧,美国目前的增长速度势必受到影响。

  不久前,美国众议院交通与基础建设委员会主席比尔?舒斯特(BillShuster),披露了基础建设计划草案显示,美国联邦政府在未来三年内大量投资基础设施项目,包括募集数十亿美元的赠款资金,并为近万亿美元的重大国家项目筹款。这种情况下,随着美国货币政策的不断收缩,利息也在不断上升,这让债务压力巨大的美国政府负担更加沉重,势必对特朗普政府的减税政策和基建计划带来冲击。

  考虑到这些情况,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特朗普会在7月中旬突然打破20多年的总统不干涉货币政策的常规,向美联储“开炮”,表示对美联储加息感到“不高兴”。这反映出美国国内对货币政策持续收缩可能给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影响的忧虑。(连俊,经济日报社国际部主任编辑)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