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腾9旬老人,没有理由站得住

2018年05月09日 07:34   来源:钱江晚报   高路

  湖北红安一名90岁的老人,退休后在武汉与55岁的小女儿一起生活。今年4月中旬遇到社保要年审的问题,女儿向相关部门咨询能否进行远程视频,或将父亲送到红安年审办公室的楼下,让工作人员下楼确认。但两条建议都被对方否定了。不得已,家属只好开车将老人送到红安,在没有电梯的情况下将老人生生地抬到了三楼。一番折腾下来,老人疲惫不堪。

  一家面向社会公众的服务机构,需要用人抬的方式前来办事,整个事件给社会的观感极差,我想,当家属将老人从大老远的武汉送到红安,又费尽力气抬上三楼时,内心一定充满了疑惑和不满,这样的公共服务部门哪里还有一点为人民服务的样子?

  回应事件时,社保部门列举了很多客观原因,说到为什么需要老人亲身到场,不能远程视频时,解释是因为从今年开始,对机关事业单位退休的工作人员的社保和居保由该局统一发放。为防止冒领,第一次需要对退休人员进行指纹录入和人脸识别。政策调整,公民有配合的义务,但公共部门更有服务好老百姓的义务,老人可能出门不便,也可能重病在身,相关部门在设计政策之初就应该考虑到这些特殊情况,做好应对方案。有条件进行指纹录入或人脸识别的,不妨先推行起来,不能的也不要一味地强求,视频已经能有效地解决冒领的问题了,何必又多此一举?政策是围着人转的,不是人围着政策在转,心里要是没有这根弦,每一次政策调整,就会成为老人们的困扰。

  被问及为什么非要抬老人上去,工作人员为什么不下楼时,该局又解释说,固定设备无法挪动,便携式一体机,又在一个月前拿到外地去升级。既然设备拿去升级了,再等几天便是,设备不会永远在升级过程中吧。而且社保局明确规定,“不急于认证,不会影响养老金的发放”。这些情况完全可以事先就跟家属说清楚,也就免了老人舟车劳顿之苦,也就是说,老人原本根本不需要跑这趟冤枉路的,工作人员在沟通过程中没有尽到责任,甚至存在故意折腾老人的可能。

  社保局用了很多“但是”来解释原因,强调客观因素,移动机器是有的,但是升级去了,本打算在一楼设立服务大厅的,但是被占用了,既然条件都不具备,为什么盲目开张呢?公共服务部门需要为各种可能的“意外”准备好应对方案,而且这些“意外”是事先早就可以预料到的,老人爬三楼很难,这是普遍问题,有老人行动不便需要更实际可行的身份认证办法,这也在预料之中,为什么还是让问题成了问题。

  将一个专门为离退休人员服务的机构设置在没有电梯的三楼,本身就是一件极不负责任的事,但社保部门又在弥补这种先天不足上面无所作为,这才导致了要抬老人上楼的荒唐事的发生。一个合格的公共服务部门更应该“折腾”的是自己,而不是坐在办公室里折腾别人。比如,选一个好一点的办公地址,多设几个认证的渠道,多派几个上门服务的人员出去。

  由此可见,该局糟糕的服务看起来是硬件出了问题,其实是服务态度出了问题,服务态度没问题,问题就不会成为问题,哪怕出了问题也能解决问题,服务态度有问题,小问题会成为大问题,没有问题也能生出问题。红安社保部门的所作所为从根本上说,这是宁愿折腾别人,也不愿麻烦自己的官本位在作怪,是宗旨意识出了问题。

(责任编辑:臧梦雅)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