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迈向从量变到质变的历史性拐点

2018年03月28日 07:54   来源:经济参考报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联合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电信、埃森哲、国家信息中心、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滴滴出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等多家机构组成的课题组日前在京发布了最新的研究成果《2017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报告》。课题组认为,数字经济正迈向在从量变到质变的历史性拐点。

  在深入研究数字经济的基本概念、演进规律、特征趋势及发展战略,以及中国数字经济的历史方位、国际地位、区域格局、产业特征等基础上,课题组得出以下一些基本观点:

  第一,中国数字经济正步入快速发展的新阶段,进一步巩固了全球第二大数字经济大国的地位,正处于从量变到质变的关键节点上。

  一是从发展速度看,2016年中国数字经济增速高达18.9%,分别比美国(6.1%)、日本(17.0%)和英国(11.5%)高出12.8、1.9、7.4个百分点。

  二是从产业规模看,2016年中国数字经济总量达到22.6万亿,占GDP的比重为30.3%,比2015年提高2.8个百分点,比重呈现快速增长的势头,但仍显著低于全球其他主要国家,分别比美国(58.3%)、日本(46.4%)和英国(58.6%)低28、16.1、28.3个百分点。

  三是从增长贡献看,2016年数字经济对GDP增长贡献率高达58.7%,从2002年至2016年,数字经济对GDP增长的平均贡献率高达34.3%。

  四是从内部结构看,2016年中国融合型数字经济占数字经济比重为77.2%,增速高达25.7%,对数字经济增长的贡献达88.2%,增速与贡献率均创近五年新高。

  第二,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呈现明显的省域差异。

  一是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增速、占比在稳步提升中呈现明显的区域差异。中国各省数字经济的发展由于战略导向、经济基础、产业结构、资源禀赋等不同而表现出明显的梯级分布特征,数字经济发展地区集聚效应显著。

  二是全国各省划分为四个梯队。第一梯队包括广东、江苏、山东、浙江、上海、北京6个省市,数字经济规模均在10000亿元以上;第二梯队包括福建、湖北、河北、天津4个省市,数字经济规模在6000亿元至10000亿元之间;第三梯队包括陕西、吉林、广西、黑龙江、贵州、内蒙古、山西、新疆8个省份,数字经济规模在2000亿元至6000亿元之间;第四梯队包括甘肃、宁夏、青海3个省份,数字经济规模在2000亿元以下。

  第三,面向制造业的数字经济蓬勃发展,我国各重点行业的数字经济发展在研发、制造、产业链等方面呈现不同特征,发展路径各异。

  一是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仍处于起步阶段。2017年我国生产设备数字化率为44.8%,关键工序数控化率46.4%,数字化设备联网率为39%。企业资源管理(ERP)、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PLM)、制造执行系统(MES)普及率分别达到55.9%、16.4%、20.7%。2017年我国智能制造就绪率为5.6%,比2014年提高了0.9个百分点。

  二是装备行业以数字化研发工具的集成应用和基于产品的智能服务为双向突破口,提升产业价值链水平。装备行业围绕产品全生命周期研发创新开展积极探索,行业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达到79.8%。

  三是原材料行业以强化制造环节的智能化水平为着力点,打造集约高效实时优化的生产新体系。行业智能制造转型趋势显著,石化、大型钢铁行业智能制造就绪率分别达到6.8%、18.3%,在各重点行业当中居于前列。

  四是重点行业数字化投入产出出现价值新拐点,全要素生产率实现指数级加速增长态势,轻工、电子、机械、纺织行业两化融合发展水平接近或跨越中等水平。

  五是各行业数字经济发展路径各异,原材料行业打造集约高效实时优化的生产新体系;装备行业提升产业价值链水平;消费品行业构建用户需求的精准采集、快速传导和实时响应的新能力。

  六是食品、医药、石化、汽车的产业链协同水平较高,实现产业链协同的企业比例分别为9.2%、9.1%、8.2%、6.9%。

  第四,数字人才成为中国经济数字化转型的核心驱动力。

  随着我国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数字人才成为影响我国经济数字化转型进程的重要因素。全国数字人才分布最多的十大城市是: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杭州、成都、苏州、南京、武汉和西安。约50%的数字人才分布在互联网、信息通信等ICT基础产业,传统行业主要分布在制造、金融和消费品三大行业。85%以上的数字人才分布在产品研发类,深度分析、先进制造、数字营销等职能的人才加起来不到5%,数字人才结构性问题突出。

  数字经济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不断提升,与之相对应,数字经济所带来的强大的就业吸附力对中国整体就业的拉动作用也越发明显。在数字技术不断发展的同时,新业态、新经济模式不断涌现,新型就业模式具有更加灵活多样。

  数字经济新型灵活就业模式对就业增长影响积极,增加了弱势群体的就业机会,而且收入提升效应明显,并为社会创造了就业缓冲器和蓄水池。(记者 金辉 北京报道)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