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倡“适龄结婚”就能换来“适龄生育”?

2018年03月14日 11:26   来源:东方网   郝雪梅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徐丛剑接受人民日报客户端采访,在谈到“晚婚晚育”问题时,他表示应保障适龄年轻人生育权利,不要曲解“晚婚晚育”,要提倡“适龄结婚”,这对于优生优育有好处。(3月13日《人民日报客户端》)

  徐丛剑指出,许多人对于怀孕有些想当然,认为自己身体健康,只要顺其自然就可以生下宝宝了,可是生孩子不是1+1=2的简单过程。不是只要身体好,就能生育健康宝宝,还要在适龄时候考虑生育宝宝。

  提倡“适龄生育”,应该说是“优生优育”的现实需要,只有在合适的年龄孕育子女,健康的比例才能提高。但是,如果非要把“不适龄生育”归咎到人们对于“晚婚晚育”的曲解,也是不合适的。确实有一部分人对“晚婚晚育”的政策曲解了,认为“晚婚晚育”就是“越晚越好”。不过,有这种认知的人能有几个?大多数人对“晚婚晚育”的理解还是正确的。之所以结婚越来越晚了,生育越来越晚了,和“晚婚晚育”政策理解牵涉不大。关键的问题还在于社会现实。

  社会现实之一:结婚成本很高。很结婚不是“想什么时候结就能结”的。结婚就要有经济基础,暂且不说摆酒席、送彩礼这样的事情,单单一个婚房,就足以让人“望婚却步”。房价走高,是导致晚婚的一个原因。让房子回归到“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本位,才能纾解晚婚现象。别把所有问题都怪在“丈母娘推高房价”上,没有丈母娘也需要安居乐业?

  社会现实之二:育娃压力巨大。养个孩子,不是养个小猫小狗,只给一口饭吃就行了。养育娃娃要能吃好奶粉,要能看得起病,要能上得好学。目前在一些大城市,上个幼儿园的费用都是每月6000元以上,如此负担多少人能承受?再加上教育资源匮乏,想上学不仅是“有钱就行”的,有钱还要看有没有学位。解决养育娃娃的经济压力、思想压力、社会压力,需要加快步伐。就像“3岁以下的孩子”谁来带的困惑一样,谁来纾解?

  社会问题之三:用工单位歧视。说到生娃的事情,就不得不说用工单位对女性的歧视了。二孩时代来临之后,出现了很多奇葩的事情:有的单位规定女职工生娃要提出申请;有的单位规定女职工生娃要按照单位时间安排;有的单位在招录女职工时,逼着签订“三年内不结婚不生娃”合同。如此这般生娃的时间何来?

  不是人们过度曲解了“晚婚晚育”概念,认为“晚育”就是什么时候都不算晚。而是社会现实困惑造成了“晚婚晚育”现象。提倡“适龄结婚”是理智的回归,但是“适龄结婚”未必就能换来“适龄生育”,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

(责任编辑:臧梦雅)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